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書人家

太平山下掃葉烹茶 維港兩岸書林散步

 
 
 

日志

 
 

還香港文學一個家  

2009-08-05 23:25:20|  分类: 文化雜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轉貼】還香港文學一個家

香港西九龍文娛藝術區其中一項議而不決的關鍵工程,是香港文學館。這項關鍵工程近日再次引起各方熱烈討論,這不僅僅涉及政府決策,也不僅僅是文學界的想像,還得要讓市民參與,至少要讓他們了解一些基本議題:香港文學是什麼?香港為什麼需要文學館?簡言之,問題可能在於:文學或文學館跟普羅市民到底有什麼關係?

還香港文學一個家 - Jimmy - Jimmy可以說,凡有人運用語言、文字從事創作的地方,就有文學,這是常識。要說香港文學,要從兩個源頭說起,其一是所謂「通俗文學」,與省港說唱藝術(如招子庸的《粵謳》)同源,起源於民間,由文人集大成而發揚光大。與此同時,具有省港地方語言特色的「三及第文體」亦在香港報章及雜誌開花結果;其二是所謂「純文學」或「雅文學」,香港出現文學雜誌(如《小說星期刊》、《伴侶》、《鐵馬》等),不遲於上世紀二十年代,僅比新文學運動稍晚數年,《香港文學新詩資料彙編(1922-2000)》共兩大冊,收錄了文藝期刊八十九份,報章文藝副刊及文藝周刊二十九份,詩刊二十四份,這些有據可稽的史料在在說明,香港之有文學,是毋庸置疑的事實,只是由於我們長期生活於一個重利輕義、是非顛倒的功利社會,我們的教育不鼓勵學子獨立思考,而文學史料一向缺乏整理,致令很多人聽而不聞,視而不見。

文學是一個社會人文底蘊的命根,文學也是一個社會文化視野的驗光儀,文學可大可小,可雅可俗,可見可聞,可感可觸,只有短視、裝作失明、患了「盲流感」的人才會睜眼說香港沒有文學,事實上,香港文學的蹤跡隨處可見:

一可見諸教育:中小學都有文學課程,上世紀八十年代以降,中學課程的香港文學作品比例日漸增加,中學愈來愈重視文學創作,一直廣邀作家到校開班授課,作家深明那是文學植樹,文學的根就在校園,可以說,最近十餘年來,凡有志於文學創作的中學生,都有機會接觸文學。資深文學教育工作者關夢南較早時在書展的香港文學館講座上發言,說由他主編的《中學生詩選》乃從逾萬首詩作中挑選的,這或可說明文學作為教育不可或缺的一環,已經在校園培育出一定數量的準文學人口。

二可見諸報章:戰後大批內地文人南來,加上即使不是土生、也是土長的一代人,或從事編採工作,或自資辦報,令本港出現了一個「文人辦報」的黃金時代,上世紀三十年代以降,日報的副刊專欄、連載小說是香港文學的重要遺產,金庸、梁羽生的武俠小說固然深受讀者歡迎,黃谷柳、曹聚仁、侶倫、劉以鬯、舒巷城、崑南、西西、也斯……等文學作家的連載小說,也成為香港文學的重要組成部分,香港散文大多出自副刊專欄,市民每日閱報,自不免成為文學讀者。

三可見諸演藝劇本:歷來以文學作品改編的電影、電視劇、舞台劇不計其數,文學作者參與編劇工作的亦大不乏人,這一點,從香港電影資料館所整理的資料可以窺見一斑,香港電台曾製作《小說家族》,這是文學影像化的顯例;唐滌生的劇曲是文學,杜國威、甘國亮、陳韻文等的劇本也是文學,廣義而言,一切演藝劇本都是文學創作;狹義而言,張愛玲在香港當過編劇,她與劉以鬯、西西、李碧華、陳慧等作家的小說之被改編為演藝作品,那就更好地說明了文學與劇本的關係了。

四可見諸歌詞:由黃霑到林夕所創作的歌詞,無疑也是廣義的文學作品。林夕嘗言,他最好的歌詞其實是詩。宋詞是文學,元曲是文學,最好的歌詞無疑是普及化的詩。至於時代變遷,何者得以流傳後世,倒是另一個有待深化討論的問題,但歌詞之不應被排擠於文學範疇之外,則是常識。

此外,只有劃地為牢的人才會將文學及其概念囚禁於這樣或那樣的密室,才不肯正視和承認一切創意都源於文學。只要開放胸襟,擴闊視野,文學其實無處不在,廣告和演講有文學成分,政治與外交何嘗沒有文學的養分?文學可以是無用之用,因為文學教導世人是非分明,有愛有恨,獨立思考,絕不隨波逐流;文學也可以學以致用,因為文學是修養,是一個社會的人文底蘊,「不學詩,無以言」,不懂運用文學技巧,恐怕連說話也說不清楚。

香港之有文學是毋庸置疑的事實,若問文學為什麼要有館,猶如問人為什麼要有家。文學館不是文學到處寄居的旅館,而是一個社會的文學得以安身立命的家園,文學館不是一般意義的博物館,是一個社會人文底蘊的命根,它具有一個歷史使命,必須弘揚、傳承、維護、探究、溝通、展示、翻譯和交流一切有形及無形的文學遺產及其相關歷史,它必須面向公眾,全面開效,以達致教化、研究及市民共享之目的。

故此,文學館不僅僅是文學的圖書館、文物館、資料館、展覽館、收藏館,而是一所包納一個社會人文底蘊的「繆思館」(museum)——市民大概不宜望文生義,簡易地將它譯為「博物館」,「繆思館」其實是一切「繆思」(muse)的屬地(um者,場域也),是收納與孕育一切人文底蘊的場所。

香港有文學而無館,有人粗淺地以「架藏疊屋」為由,任文學散落於圖書館、大學資料館,那是將局部誤為全部,那是將文學錯置於寄居之所,也是對文學視而不見,導致文學「流離失所」(out of place),香港文學局部地寄居於不同旅館久矣,香港「繆思」的命根也散失久矣,請還香港文學一個家,還香港人文底蘊一個真相——香港需要文學館。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