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書人家

太平山下掃葉烹茶 維港兩岸書林散步

 
 
 

日志

 
 

深沉、哀婉、如诉 ──《如歌的行板》  

2010-01-10 13:29:00|  分类: 歌樂影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歌的行板》 - Jimmy - Jimmy的網易博客

柴科夫斯基 肖像

 

優秀的音樂能夠淨化人類的心靈,《如歌的行板》就是這樣的音樂。本曲曾使俄國大文豪列夫.托爾斯泰(1828—1910)老淚縱橫,說:“我已接觸到苦難人民的靈魂的深處。”柴科夫斯基一直對此深感自豪。這首常用於弦樂合奏或小提琴獨奏的音樂,原是柴科夫斯基於1871年寫作的《D大調弦樂四重奏》的第二樂章,而《D大調弦樂四重奏》也正因有這個傑出的樂章,才特別受到世人的鍾愛。它也被稱為柴可夫斯基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之一。

《如歌的行板》旋律深沉、婉轉、淒美,似訴說、似哭泣、似歎息。它體現了作者對人世辛酸的感悟,對民生艱苦的深切同情和無可奈何,聽這樣的樂曲很難不受其打動。這麼多年過去了,雖然已經不再單純,《如歌的行板》卻一直縈繞心頭。應該說,無論哪個民族、哪個階層的人,只要良知尚存,都能夠從中體會到善良、真誠和同情。

對於這個傑出的樂章,我個人比較喜歡的版本有兩個:一個是馬友友的大提琴演奏版,另一個是約瑟夫.蘇克 ( Josef Suk ) 演繹的版本,選自專集《蘇克演奏史上最悅耳的小提琴小品精華錄No.2》(已經放置於本博客音樂盒)。大提琴演繹的如歌的行板,弓弦柔和卻有力地拉滿,讓飽滿而又輕柔的回音蕩漾在無盡的空間。這種感覺就像一位老人對你講述著人生與藝術的哲學,聽出的是那種看慣了春秋演義之後的豁達和沉思。那是一種風雨過後的感覺──有落葉蕭蕭、落花繽紛,也有一陣清涼和廖闊霜天的靜寂──縱使一切都已然過去,眼前面目皆非,卻一樣別有風景!

1877年初,列夫.托爾斯泰來到莫斯科。當時柴科夫斯基所在的莫斯科音樂學院舉行了一次音樂晚會招待托爾斯泰,其中有一個節目,就是柴科夫斯基的《D大調弦樂四重奏》。如今,這首樂曲作為獨立的曲目常被選在音樂會上演奏,它那極具有俄羅斯民謠式的音樂風格深受人們喜愛。

我想,對柴可夫斯基思想及其作品的理解,著名作家王蒙先生是很深入很到位的。他在我讀書求學的年代曾任中國文化部部長。下面轉貼他的一篇文字來說明《如歌的行板》之高妙。
 

行板如歌
     文 / 王 蒙

柴可夫斯基好像一直生活在我的心裏。

當然與50年代的唯蘇俄是瞻有關係。但是對於蘇俄的幻想易破——也不是那麼易——對於柴可夫斯基的情感難消。他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了。

他之容易接受,是由於他的流暢的旋律與洋溢的感情和才華。他的一些舞曲與小品是那樣行雲流水,清新自然,純潔明麗而又如醉如癡,多彩多姿。比如《花的圓舞曲》,比如《天鵝湖》,比如鋼琴套曲《四季》,比如小提琴曲《旋律》,膾炙人口,家喻戶曉,渾如天成,了無痕跡。它們令人愉悅光明,熱愛生命。他是一個賦予生命以優美的旋律與節奏的作曲家。沒有他,人生將減少多少色彩與歡樂!

他的另一些更令我傾倒的作品,則多了一層無奈的憂鬱,美麗的痛苦,深邃的感歎。他的傷感,多情,瀟灑,無與倫比。我總覺得他的沉重歎息之中有一種特別的嫵媚與舒展,這種風格像是——我只找到了——蘇東坡。他的樂曲——例如第六交響曲《悲愴》,開初使我想起李商隱,蒼茫而又纏綿,%%%%麗而又幽深,溫柔而又風流……再聽下去,特別是第二樂章聽下去,還是得回到蘇軾那裏去。他能自解。藝術就是永遠的悲愴的解釋,音樂就是無法擺脫的憂鬱的擺脫。擺脫了也還憂鬱,憂鬱了也要擺脫。對於一個絕對的藝術家來說,悲愴是一種深沉,更是一種極深沉的美。而美是一種照耀著人生的苦難的光明。悲即美,而美即光明。悲愴成全著美,美宣洩著卻也撫慰著悲。悲與美共生,悲與美衝撞,悲與美互補。憂鬱與擺脫,心獄與大光明界,這就產生了一種搖曳,一種美的極致。

這也可以說是一種哲學。人生苦短,人生苦苦。然而有美,有無法人為地尋找和製造的永恆的藝術普照人間。於是軟弱的人也感到了驕傲,至少是感到了安慰,感到了怡然。這就是柴可夫斯基的第六交響曲的哲學。

在他的第五交響曲與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中,既有同樣的美麗的痛苦,又有一種才華的赤誠與迷醉,我覺得締造著這樣的音樂世界,呼吸著這樣的樂曲,他會是滿臉淚痕而又得意洋洋,爛漫天真而又矜持飽滿。他締造的世界悲從中來而又圓滿無缺。你好像剛剛迎接到了黎明,重新看到了罪惡而又清爽,漫無邊際而又栩栩如生的人世。你好像看到了一個含淚又含笑的中年婦人,她無可奈何卻又是依依難舍地你我的生存境遇。

是的,搖曳,柴可夫斯基最最令人著迷的是他的音樂的搖曳感。有多少悲哀也罷,有多少壓抑也罷。他瀟灑地搖曳著表現了出來,只剩下了美了。

這就是才華。我堅信才華本身就是一種美,是一種酒,飲了它一切悲哀的體驗都成就了詩的花朵,成就了美的雲霞。它是上蒼給人類的,首先是給這個俄羅斯人的最珍貴的禮物。是上蒼匆匆來去的男女的慰安。擁有了這樣的禮物,人們理應更加感激和平安。柴可夫斯基教給人的是珍惜,珍惜生命,珍惜藝術,珍惜才華,珍惜美麗,珍惜光明。珍惜的人才沒有白活一輩子。而這樣的美誰也消滅不了,在火裏不會燃燒,在水裏也不會下沉。這最後的兩句話是一首蘇聯革命歌曲的標題。原諒那些毫無美感但知道整人的可憐蟲吧,他們已經夠苦的了。

在我惹禍的《組織部來了個年輕人》中,我描寫了林霞與趙慧文一起聽《意大利隨想曲》。《意大利隨想曲》最動人之處就在於它的潮汐般的,波浪般的搖曳感與陽光燦爛的光明感。人生太多不幸也罷,浮生短促也罷,還是有了那麼迷人,那麼秀麗,那麼刻骨,那麼哀傷,有時候卻又是那麼光明的柴可夫斯基的音樂。那是永久的青春的感覺與記憶。這能夠說是浪漫麼?據說行家們是把柴可夫斯基算做浪漫主義作曲家的。

1987年我在意大利的佛羅倫薩看到了柴可夫斯基的故居,在佛市郊區,在灌木叢下有一個白柵欄。可惜只是驅車而過罷了。緣止於此,有什麼辦法呢?

我寧願說他是一個抒情作曲家。也許音樂都是抒情的。但是貝多芬的雍容華貴包含著夠多的理性和諧的光輝,莫扎特對於我來說則是青春的天籟,馬勒在絕妙的神奇之中令我感到的是某種華美的陌生……只有柴可夫斯基,他抒的是我的情,他勾勒的是我的夢,他的酒使我如醍醐灌頂。他使我熱愛生活熱愛青春熱愛文學,他使我不相信人類會總是像豺狼一樣的你吃掉我、我吃掉你。我相信美的強大,柴可夫斯基的強大。他是一個真正的催人淚下的作曲家。普希金、萊蒙托夫的抒情詩的傳統和屠格涅夫、契訶夫的抒情小說的傳統。我相信這與人類不可能完全滅絕的善良有關。這與冥冥中的上蒼的意旨有關。

我喜歡——應該說是崇拜與沉醉這種風格。特別是在我年輕的時候,只有在這種風格中,我才能體會到生活的滋味,愛情的滋味,痛苦的滋味,藝術的滋味。柴可夫斯基是濃縮了情感的與滋味的作曲家,是一個極其投入極其多情的作曲家。

他的一些曲子很重視旋律,有些通俗一點的甚至人們可以跟著哼唱。其中最著名的應該算是第一絃樂四重奏第二樂章——如歌的行板了。循環往復,憂鬱低沉,而又單純如話,彌漫如深秋的夜霧。行板如歌云云雖然只是意大利語—Andante Cantabile——的譯文,但其漢語詞也是幽美,符合柴可夫斯基的風格。我寫過一個中篇小說,題目就叫《如歌的行板》,這首樂曲是我的主人公的命運的一部分,也就是我的生命的一部分了。馮驥才說是他準備用“如歌的行板”為題寫一篇小說的,結果被我“搶”到了頭裏。有什麼可說的呢?大馮!你與柴可夫斯基沒有咱們這種緣分。我不知道有沒有讀者從這篇小說中聽出柴可夫斯基的音樂來。還有一些其他的青年時代的作品,我把柴可夫斯基看作自己的偶像與寄託。

真正的深情是無價的。雖然年華老去,雖然我們已經不再單純,雖然我們不得不時時停下來舔一舔自己的傷口,雖然我們自己對自己感到愈來愈多的不滿……又有什麼辦法!如果夜闌人靜,你諦聽了柴可夫斯基的《如歌的行板》,你也許能夠再次落下你青年時代落過的淚水。只要還在人間,你就不會完全麻木。

於是你感謝柴可夫斯基。

 

視頻: 輕音樂《如歌的行板》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E1MTA0NTI=.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0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