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書人家

太平山下掃葉烹茶 維港兩岸書林散步

 
 
 

日志

 
 

怎能不讀董橋?  

2010-05-11 18:20:00|  分类: 書香墨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怎能不讀董橋?
記得晴窗月如鉤,醉人文墨解我憂。
從前故事如煙夢,絕色佳人數回眸。
                                 ——即興題董橋新著《記得》

 

好久沒有去三聯書店了,星期日晚上去淘寶,買到董橋2010年的新書《記得》(Remember to Remember ),心喜之,遂題詩於扉頁並為文以記之。

早年讀到一篇“你一定要讀董橋”的文章,從此迷上董橋,喜歡他的文字——那是才子加紳士式的,敏銳而典雅,還帶有一種只可意會的文人的猗旎情懷。《沒有童謠的年代》、《保住那一髮青山》、《回家的感覺真好》、《倫敦的夏天等你來》、《從前》、《小風景》、《白描》、《甲申年紀事》、《記憶的腳註》、《故事》、《今朝風日好》、《絕色》、《青玉案》、《記得》,還有天地圖書版的《品味歷程》、《舊情解構》。一頁複一頁,一本又一本,讀了只有拍案叫好。

幾年前我就開始留意他新近出版什麼書了,發現最近幾乎是每年一本的樣子,都交由牛津出版社製作,精裝書每本劃一定價98港元,且每出一款其設計都有顯著不同,給我永不停息的驚喜。據說裝幀設計都經過董氏首肯。他深諳好書之人的心意,故而每次設計都讓我輩心動!得書之日,夜闌人靜,獨自坐在書房賞讀,你會覺得真是享到了人間清福。牛津版董橋的書,都很貴族,裝幀厚重,印製精美。相形之下,其他書與之相比,仿佛丫環站在貴夫人身旁,顯得寒酸而小氣。

董橋的書可以說是語言補劑,對於語言乏味,談吐欠雅者尤其有幫助。他喜歡玩古玩小件,文章也如他收藏的那些古董竹刻,斗方信箋,出土碧玉,溫潤而富於情趣。他的小品文短小精緻,是文化的散墨,思想的眉批,是記憶的腳註,故國入夢的情懷。他行文的語言有一絲歐化交錯著古典,也有一絲雕琢的意味。他那風度翩翩的才情,半文言半西化的調侃,亦莊亦諧的品味,配上文質彬彬的文字,澆鑄出來的文章總是那樣揮灑自如、舉重若輕。“淡墨白描,順手裝點,”有“目送歸鴻,手揮五弦”的意態,有超凡脫俗、悠閒意遠的情致,也有英倫隨筆那種幽默而深刻的特質,教人愈讀愈嚮往。

用董橋自己的話來說,“散文須學,須識,須情”“深遠如哲學之天地,高華如藝術之境界”。所以,他的書是雕刻出來的極致,每讀一篇,屑金碎玉俯拾皆是。好比珠玉在手,有閃亮迷人的寶光斑斕,又像天女散花,有目不暇接的繽紛!清夜拜讀董橋,聽他談陸小曼畫的溫山軟水、張充和寫的《昆曲日記》、“周煉霞的秋葵雙蝶”以及“亦梅先生豐腴的枕邊福份”,這樣淒清美豔的陳年韻事,那般對著滿地落紅的惜花心情,也會時常有淡然的會心與莞爾。

董橋先生是福建晉江人,台灣成功大學外文系畢業後,在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做研究多年,又在倫敦英國廣播電台中文部從事新聞工作。現任《蘋果日報》社長。先後曾任香港公開大學中國語文顧問,《明報》總編輯,《讀者文摘》總編輯,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主任,《明報月刊》總編輯,香港美國新聞處「今日世界」叢書部編輯,是資深傳媒人,我所尊敬的前輩。他近年出的書多為報刊專欄的文章結集,筆下的軼聞古玩、花邊雜綴,無不給人留下碎錦一樣的記憶和美感。董橋以後再有新書出版,我一定還會買來看的!讀一讀董橋的書,心裏會平添幾縷舊時月色的清芬恬淡,怎能不讀董橋?

 怎能不讀董橋? - Jimmy - 幾米文娛博客

 怎能不讀董橋? - Jimmy - 幾米文娛博客

董橋的新著《記得》,牛津大學出版社2010年2月第一版,精裝插圖本。香港印刷,大32開,350頁,皮面燙金。有彩色插圖8頁,首篇《新歲百吉》,末篇《後記》,收文凡46篇。用紙、裝訂、排版、裝幀,無一不講究,漂亮得讓人愛不釋手!

附錄
董橋著《記得》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 2010年2月版 書摘 (P 348)

可是書還是要寫,要出。一連幾個深宵我都在整理牛津大學出版社林道群列印的一堆清樣,收了去年二月到今年一月三日我的四十六篇隨筆,書名我套用米勒的《Remember to Remember》題為《記得》。是聖誕前後的一個侵晨,我睡醒忽然想起亨利.米勒,想起《北回歸線》和《南回歸線》,想起 Leonora罵我讀米勒的書,想起那本《Remember to Remember》。起床開燈找遍書架找不到那本書。翌日翻遍書箱還是找不到,只好上網訂購。過不了三、四天書寄來了,連夜翻讀,真像跟烽火中失散的老朋友重逢,兩鬢斑白,一臉風霜,昔日那份矜貴的關愛猶在:米勒畢竟念舊。他說他和他的女人匍伏在地上看巴黎地鐵地圖,指著地圖上的站名辨認他住過的地方,順著手指的遊移回憶他熟悉的地區他走慣的木橋他買醉的酒館。過不了幾年巴黎淪陷了,他說他默默坐在廣場凳子上喂鴿子,“少不了還有希特勒,胃口比鴿子大多了”。偶然走進小鎮幽暗古舊的咖啡館,兩盞吊燈照亮桌球臺面的綠絨布,兩個士兵彎腰對壘,他說那是梵谷的畫了:"The mission of man on earth is to remember"。厚古而不敢薄今,浪漫而不忘務實,米勒懷舊懷的是文化那炷幽明的香火和儒林那份執著的傳承。三十四年前威爾遜送我《The Colossus of Maroussi》的時候皺著眉頭補了一句話:“世界太喧鬧了,我們差點錯過了這樣遠古的一聲喟嘆!”我記得那年冬天倫敦連下幾場大雪,冷得要命。

 

  评论这张
 
阅读(651)|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