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書人家

太平山下掃葉烹茶 維港兩岸書林散步

 
 
 

日志

 
 

鏡頭下,紅學大師的最後時光(文、圖)  

2012-06-11 16:06:06|  分类: 書香墨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這段時間很忙,但是依然改不了逛書店的習慣,喜歡那裡的氛圍和背景音樂,令緊張和疲勞都頃刻間消弭無影,通體舒暢。但是最近這次去三聯書店,感覺卻迥異!事緣我見到了最新出版的周汝昌先生著作《紅樓新境》和《壽芹心稿》。

 

鏡頭下,紅學大師的最後時光(文、圖) - Jimmy - 且聽風吟

 

《壽芹心稿》係隨筆集《紅樓新境》的姊妹篇,是周汝昌大師在失明的情況下,一字一句口述而成。它既是對288年前的甲辰龍年誕生的曹公的獻禮,又是作者本人對自己95歲華誕的紀念,原意是出版一本祝壽之書。萬沒料到,新書4月付梓不多久,傳媒就報導531淩晨紅樓癡儒周汝昌辭世——這本書已成為絕唱了,惜乎痛哉!我趕緊把這兩本書買回拜讀,也藉此表達對一代大師遠去的敬挽之情。“大師遠去,再無大師”一語隨著《南渡北歸》而流行起來,此刻這句話在我的心裡是何等的蒼涼?!

 

一場紅樓大夢,周汝昌先生做了近七十年。在中國紅學界,關於“索隱派”和“考證派”一直紛爭不斷。歷史上索隱派最有名的代表人物是蔡元培,而考證派最有名的代表人物是胡適,兩人曾經激烈交鋒。前者認為小說作者深懷反清復明大義,描寫都是作者的隱筆,藏有真實歷史人物的各種秘密;後者則以實證資料認為紅樓寫的是曹雪芹家世。作為胡適先生的高徒,周汝昌被認為是考證派的集大成者。

 

“聰明靈秀切吾師,一卷《紅樓》觸百思”,這是周汝昌於2005年出版的《我與胡適先生》中的一句詩文。二人書信往來切磋討論《紅樓夢》,成就現代紅學史上的一段佳話。胡適先生不僅無私將珍貴孤本《甲戌本石頭記》借給周汝昌,更讚他是自己“最有成就的徒弟”。因此紅學家劉夢溪認為:紅學考證派的開創者是胡適之,而集大成者是周汝昌。

 

鏡頭下,紅學大師的最後時光(文、圖) - Jimmy - 且聽風吟

 

先生早在在1954年就出版了《紅樓夢新證》,這本書的最大貢獻是對曹家家世的發掘。他在搜羅大量各種典籍的基礎上完成這個工作,是目前中國紅學學者中學問最好的一位。由於具有深厚的古典文學和考證功夫,因此周對《紅樓夢》作者和本事的研究,可以立一典範。他的成就現在沒有人超越,即使未來的紅學研究也無人可以繞行。他的紅學研究不是從紅學到紅學,而是從中華文化到紅樓夢。周先生另有一本著作《紅樓夢與中華文化》,於海內外皆甚有影響。

 

1982年周汝昌發表《什麼是紅學》文章,提出“紅學”包括“四學”:即曹學、版本學、脂學和探佚學的基礎,引起了紅學界的爭論,一直延續至今。他曾賦詩云:“論學從來有異同,何傷交誼共研《紅》”,顯示了老人面對爭議的態度。

 

周汝昌晚年與紅學家劉心武成了“君子之交”,儘管二人也有觀念上的分歧,例如周認為《紅樓夢》的核心人物是史湘雲,而劉認為是林黛玉,但這絲毫不影響二人的友誼劉心武坦言即使是在其學術觀念遭到主流學術圈的抨擊之際“他鼓勵我把自己的研究進行到底”。其實,周先生的學術環境非常艱難,“不僅生活條件很清貧,學術條件也不夠,藏書都不多;但是他很快樂地沉浸紅樓研究中。他特別天真,不善經營人際關係,也不接觸社會。”

 

鏡頭下,紅學大師的最後時光(文、圖) - Jimmy - 且聽風吟

先生多年來視力幾近失明,這樣仍沒能讓他中斷對《紅樓夢》的研究和探索。今年1月出版的新作《紅樓新境》就是這三年來他向兒女口述而成。可歎周大師仙遊後,誰人還能如此一心癡迷終不悔?說不盡的紅樓、做不完的滄桑一夢!

 

 

 

 

 

 

 

 

 

 

 

 

 

 

 

 

 

****************************************

 

 

以下是新華社記者拍攝的周汝昌大師生前著述、生活的片段,相信是已公佈的、最新的關於這位世紀老人最後時光的珍貴鏡頭和簽名手跡,是十分之難得的歷史資料。圖片以及說明文字轉摘自該攝影記者的新浪博客。

 

 

鏡頭下,紅學大師的最後時光(文、圖) - Jimmy - 且聽風吟

 

2012.04.10. 唐師曾:95歲周汝昌,“目盲耳聵”紅學泰斗

 

 

鏡頭下,紅學大師的最後時光(文、圖) - Jimmy - 且聽風吟
 

“老北大”校長胡適先生,向人推薦《紅樓夢新證》。稱其是一部“很值得看的書。”並稱讚“燕京”周汝昌:“是我‘紅學’方面的一個最後起、最有成就的徒弟”。

 

鏡頭下,紅學大師的最後時光(文、圖) - Jimmy - 且聽風吟

 

95歲紅學一把周汝昌老先生目盲耳聵,根本看不到自己的新作,只能用乾枯的手指,反復觸摸沒切邊的“毛邊書”。唐師曾攝

 

鏡頭下,紅學大師的最後時光(文、圖) - Jimmy - 且聽風吟
 

 父女舐犢、反哺之情,令“人”汗顏。  新華社記者唐師曾攝

 

鏡頭下,紅學大師的最後時光(文、圖) - Jimmy - 且聽風吟
 

 周汝昌老先生匍匐在桌子上口授,兒子在電腦前打字。父子兩人都很疲憊。新華社記者唐師曾攝

 

鏡頭下,紅學大師的最後時光(文、圖) - Jimmy - 且聽風吟

 

95歲《紅樓夢》專家周汝昌,自1979年以來,一直蜷縮在北京東城一處蝸居中,居住條件從未改變。“平生一面舊城東”,過著儉樸淒涼的老年生活。由於周汝昌老先生“目盲耳聵”,故其研究工作十分艱苦。但他堅持老驥伏櫪,每天在兒子、女兒幫助下靠親情交流研究紅學,出版多本學術著作,受到“老北大”校長胡適之先生肯定,為海內外稱頌。新華社記者唐師曾攝

 

鏡頭下,紅學大師的最後時光(文、圖) - Jimmy - 且聽風吟
 

 天有寶日月星辰,地有寶五穀園林。國有寶忠臣良將,家有寶孝子賢孫。

 

鏡頭下,紅學大師的最後時光(文、圖) - Jimmy - 且聽風吟
 

 近乎全盲的周汝昌老先生,摸索著給記者簽名,贈新版精裝《紅樓新境》(大百科全書版)。

 

  评论这张
 
阅读(5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