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書人家

太平山下掃葉烹茶 維港兩岸書林散步

 
 
 

日志

 
 

適之先生親筆詩稿  

2012-10-24 17:29:44|  分类: 文化雜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於網上看到,中國嘉德2012秋季拍賣會月底將拍賣幾件當年胡適致周作人的書信。信件上的一首新詩,記得其內容是周氏懷念胡適文字中提及的,遂將圖片轉帖於此,供有興趣之同好賞閱。

 

適之先生親筆詩稿 - Jimmy - 掃葉烹茶
 
適之先生親筆詩稿 - Jimmy - 掃葉烹茶                              適之先生親筆詩稿 - Jimmy - 掃葉烹茶
 

 

按,此包括胡適先生19351937年間所做白話新詩三首以及信件實寄封一枚。其中二頁以胡適筆名藏暉落款,周作人側注“胡適之君詩稿”。周作人在與鮑耀明的通信中曾經談及此詩稿:“今日檢舊紙,找得胡適之的打油詩二紙(他的印章極為少見),附呈,可以見他的風趣……”(《周作人與鮑耀明通信集》第195頁,鮑耀明編,河南大學出版社,2004。)

適之先生親筆詩稿 - Jimmy - 掃葉烹茶

 

周作人於胡適去世後寫的一篇文《回憶胡適之》,內容提及年胡適親筆撰書詩稿(右圖)時,將首聯改成:“兩張照片詩三首,今日開封一然。”這不知是筆誤、記錯,還是有意“更正”以令意思通順?存疑,暫且記之。以下引錄知堂《回憶胡適之》一文:

 

 

回憶胡適之

作者:周作人(1962)

 

    今天聽說胡適之於二月二十四日在臺灣去世了,這樣便成為我的感舊錄的材料,因為這感舊錄中是照例不收生存的人的,他的一生的言行,到今日蓋棺論定,自然會有結論出來,我這裏只就個人間的交涉記述一二,作為談話資料而已。我與他有過賣稿的交涉一總共是三回,都是翻譯。頭兩回是《現代小說譯叢》和《日本現代小說集》,時在一九二一年左右,是我在《新青年》和《小說月報》登載過的譯文,魯迅其時也特地翻譯了幾篇,湊成每冊十萬字,收在商務印書館的世界叢書裏,稿費每千字五元,當時要算是最高的價格了。在一年前曾經託蔡校長寫信,介紹給書店的《黃薔薇》,也還只是二元一千字,雖然說是文言不行時,但早晚時價不同也可以想見了。第三回是一冊《希臘擬曲》,這是我在那時的唯一希臘譯品,一總只有四萬字,把稿子賣給文化基金董事會的編譯委員會,得到了十元一千字的報酬,實在是我所得的最高的價了。我在序文的末了說道:

 

    這幾篇譯文雖只是戔戔戈小冊,實在也是我的很嚴重的工作。我平常也曾翻譯些文章過,但是沒有像這回費力費時光,在這中間我時時發生恐慌,深有“黃胖揉年糕,出力不討好’之懼,如沒有適之先生的激勵,十之七八是中途擱了筆了,現今總算譯完了,這是很可喜的,在我個人使這三十年來的岔路不完全白走,固然自己覺得喜歡,而原作更是值得介紹,雖然只是太少。諦阿克列多斯有一句話道,一點點的禮物捎著大大的人情。鄉曲俗語云,千里送鵝毛,物輕人意重。姑且引來作為解嘲。”關於這冊譯稿還有這麼一個插話,交稿之前我預先同適之說明,這中間有些違礙詞句,要求保留,即如第六篇擬曲《昵談》裏有“角先生”這一個字,是翻譯原文抱朋這字的意義,雖然唐譯芯芻尼律中有樹膠生支的名稱,但似乎不及角先生三字的通俗。適之笑著答應了,所以它就這樣的印刷著,可是注文裏在那“角”字右邊加上了一直線,成了人名符號,這似乎有點可笑,--其實這角字或者是說明角所制的吧。最後的一回,不是和他直接交涉,乃是由編譯會的秘書關滇桐代理的,在一九三七至三八年這一年裏,我翻譯了一部亞波羅陀洛斯的《希臘神話》,到一九三八年編譯會搬到香港去,這事就告結束,我那神話的譯稿也帶了去不知下落了。

 

    一九三八年的下半年,因為編譯會的工作已經結束,我就在燕京大學託郭紹虞君找了一點功課,每週四小時,學校裏因為舊人的關係特加照顧,給我一個“客座教授”(Visiting Professor)的尊號,算是專任,月給一百元報酬,比一般的講師表示優待。其時適之遠在英國,遠遠的寄了一封信來,乃是一首白話詩,其詞云:

 

   臧暉先生昨夜作一個夢,

   夢見苦雨庵中吃茶的老僧,

   忽然放下茶盅出門去,

   飄然一杖天南行。

   天南萬里豈不大辛苦?

   只為智者識得重與輕。

   夢醒我自披衣開窗坐,

   誰知我此時一點相思情。

 

                   一九三八.八.四。倫敦。

 

    我接到了這封信後,也做了一首白話詩回答他,因為聽說就要往美國去,所以寄到華盛頓的中國使館轉交胡安定先生,這乃是他的臨時的別號。詩有十六行,其詞云:

 

   老僧假裝好吃苦茶,

   實在的情形還是苦雨,

   近來屋漏地上又浸水,

   結果只好改號苦住。

   晚間拼好蒲團想睡覺,

   忽然接到一封遠方的信,

   海天萬里八行詩,

   多謝藏暉居士的問訊。

   我謝謝你很厚的情意,

   可惜我行腳卻不能做到;

   並不是出了家特地忙,

   因為庵裏住的好些老小。

   我還只能關門敲木魚念經,

   出門托缽募化些米麵,--

   老僧始終是個老僧,

   希望將來見得居士的面。

 

   廿七年九月廿一日,知堂作苦住庵吟,略仿藏暉體,卻寄居士美洲。十月八日舊中秋,陰雨如晦中錄存。

 

    僥倖這兩首詩的抄本都還存在,而且同時找到了另一首詩,乃是適之的手筆,署年月日廿八,十二,十三,臧暉。詩四句分四行寫,今改寫作兩行,其詞云:

 

  兩張照片詩三首,今日開封一偶然。

  無人認得胡安定,扔在空箱過一年。

 

    詩裏所說的事全然不清楚了,只是那寄給胡安定的信擱在那裏,經過很多的時候方才收到,這是我所接到的他的最後的一封信。及一九四八年冬,北京解放,適之倉惶飛往南京,未幾轉往上海,那時我也在上海,便託王古魯君代為致意,勸其留住國內,雖未能見聽,但在我卻是一片誠意,聊以報其昔日寄詩之情,今日王古魯也早已長逝,更無人知道此事了。

 

    末了還得加上一節,《希臘擬曲》的稿費四百元,於我卻有了極大的好處,即是這用了買得一塊墳地,在西郊的板井村,只有二畝的地面,因為原來有三間瓦屋在後面,所以花了三百六十元買來,但是後來因為沒有人住,所以倒塌了,新種的柏樹過了三十多年,已經成林了。那裏葬著我們的次女若子,侄兒豐二,最後還有先母魯老太太,也安息在那裏,那地方至今還好好的存在,便是我的力氣總算不是白花了,這是我所覺得深可慶倖的事情。

 

 

------------------------這是博文之附錄的分界線------------------------

 

 

適之先生親筆詩稿 - Jimmy - 掃葉烹茶

 

 

拍品編號: 5603

拍品名稱:胡適 撰書 胡適詩稿

參考價:150,000.00—200,000.00

拍賣公司:中國嘉德國際拍賣有限公司

拍賣會:中國嘉德2012秋季拍賣會·古籍善本

開拍時間:20121031 09:30

詳細描述:手稿本 3頁、1紙本

鈐印:但開風氣不為師、適之長壽、豈明經手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