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書人家

太平山下掃葉烹茶 維港兩岸書林散步

 
 
 

日志

 
 

列藏本五十回末尾缺文的真相(續)  

2013-01-04 23:49:38|  分类: 書香墨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列藏本五十回末尾缺文的真相》貼出後,承蒙中正博友慨允,貼出補圖(即下圖),令我瞭解到更進一步的情況,同時該博文也得到我的博友、紅學家鄧遂夫先生的關注,於是又寫了這篇續文。

 

列藏本五十回末尾缺文的真相(續) - Jimmy - 掃葉烹茶

 中正貼出之補圖

 

由圖可以知道,的確如中正所言,中華書局版影印本是漏掉了半葉的五十回末尾部份,因為B面看到的已經不是《石頭記》抄本文字,而是作為襯紙的清乾隆禦制詩書頁(經反折)。所以,仿真本告訴我們,列藏本的第五十回缺最後半葉(一面)的文字內容——A面尚存於原書之中,而B面已經散佚無蹤。

 

鑒於版本校勘工作非常依賴第一手的原始材料,而長期以來學界都無人知曉中華版影印本遺漏了半葉的抄本文字,在此呼籲媒體應該適當曝光一下新發現這頁書影,讓紅學研究者和愛好者得知真相!

 

關於列藏本襯紙、裝訂問題,很有故事性的,網絡上已有詳盡的資料性說明,摘編、引錄於此供書友參考:

 

潘重規先生在列寧格勒仔細觀察過列藏本,認為“是用乾隆時普通抄書的竹紙墨筆抄寫的。竹紙的質地很薄,並非禦制詩集的襯紙。想來原抄本披讀既久,書頁的中縫都離披裂開,不便翻揭。經收藏者重加裝釘,於是拆開禦制詩集做襯頁。”列藏本整理者、列寧格勒大學副教授龐英先生的看法與潘重規先生的看法相同,他認為,“抄寫所用的紙張是紙質很薄的竹紙,長時間翻閱,邊緣破損不堪。顯然是為了珍藏,後來的收藏人就把清高宗禦制詩反折起來作為胎本,補修了一下,即把抄本粘貼在禦制詩的反面上,又重新裝釘了一次”。

 

列藏本已經重新裝訂過,正文葉間襯紙為拆散的清乾隆禦制詩第四、五集。在清朝這是殺頭之罪。所以有人認為這是民國期間裝釘的。但這與“列藏本是清道光十二年(1832),由一個在北京的俄國希臘正教會學習漢文的俄國大學生帕維爾·庫連濟夫(П·курлянуев),將這部珍貴的抄本《石頭記》帶回俄國的。”相矛盾。於是又有人認為是俄國人裝釘的。至於裝釘的時間有兩種可能。一是他們得到《石頭記》時或得到後看了相當一段時間後,該書破損,在中國裝訂;一是到沙俄後一段時間後破損,在沙俄裝訂。

 

列藏本抄成於1702年,即畸記所謂【康熙壬午除夕】之前,是原版中最早抄成的正式版本。因傳播時間過長,乾隆後期已嚴重破損。當時藏家修補裝訂時,反折屬於清高宗《禦制詩集》第四、第五冊的書頁作為頁間襯紙。頁間襯紙為《禦制詩集》印刷時不合格、待處理品(廢品)中的相對好、可利用的部分。世界上絕無將合格成品中的書頁拆出、作為他書襯紙的可能。故可確知:列藏本修補裝訂時間在清高宗《禦制詩集》第四、第五冊刷印當年,而非当年之後的未知年。

 

 

201314晚,記於蘊真閣

  评论这张
 
阅读(33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