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書人家

太平山下掃葉烹茶 維港兩岸書林散步

 
 
 

日志

 
 

揣摩《克雷莫納的月光》  

2013-03-18 08:59:38|  分类: 書香墨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揣摩《克雷莫納的月光》 - Jimmy - 掃葉烹茶

《克雷莫納的月光》書影

 

這兩天翻讀我去年七月到今年二月寫的三十一篇小品,雜蕪得很,簡直五六十年前我種的閒花閒草。沒辦法,註定的。裏頭一篇〈克雷莫納的月光〉我偏愛,書名索性就叫《克雷莫納的月光》。

 

朗費羅第一本詩集《夜吟》我珍藏多年,比利時裝幀家Charles De Samblanx一九○○年裝幀,藍皮封面燙金圖案畫夜景,棄掉一些線條補上幾筆記憶竟然十足我老家房門外的小陽台,夜空繁星也跟我十五歲那年看到的一樣詩意。

 

這本《夜吟》是一八三九年的初版,我在洛杉磯找到,書尾裱了詩人一八六四年一封親筆短簡真跡,貴了些還是要了,想起英文家教老師在老家這塊小陽臺上教我讀詩集裏的教誨詩〈生命之歌〉,詩不長,共九節,反覆讀十幾遍我都會背誦了,年紀小,記性好。如今老了腦子不好使,遲早還要返回描紅的歲月。

 

 

以上三段文字摘錄自董橋專欄 217日文章《描紅克雷莫納的月光自序》之末尾,原文為一大篇不分段文字,我讀得氣都透不過來,擅自在轉錄時點斷開。該文及附圖,傳遞了牛津版董橋新一冊文集即將出版的消息,令人期待,又有少許擔心——期待因為裝幀很有格調、精緻,擔心的是老先生七十之後寫文都不分段落。不知編輯怎樣處理排版,才能令讀者不至於如墜五里霧中?

 

董橋在 23日刊出一文《書奴絮語》言及,“七十歲了我忽然討厭文章分段,覺得分段也是技巧,也是鋪排,也是心機。棄掉分段興許棄得掉半層技巧。想到那裏寫到那裏一段到底,文章興許自然些,本色興許出得來。試了好久了還在試。中毒太深,筆尖太油,一段到底落墨太花還真到不了底,還要費些心思約束才拿得出手。可是約束又是技巧,又犯忌了。

 

老先生要花心思約束,編輯要花心思排版,讀者更要花心思才能看得舒暢、享受不覺累。我暫時揣摩不出來一個靠譜的法子去調和三方。

  评论这张
 
阅读(66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