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書人家

太平山下掃葉烹茶 維港兩岸書林散步

 
 
 

日志

 
 

百年荷香 香遠益清  

2013-07-02 13:58:10|  分类: 書香墨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年荷香 香遠益清 - Jimmy - 掃葉烹茶

 

百花文藝出版社2013年版《孫犁文集》

 

百年荷香 香遠益清

——蘊真閣重讀孫犁文集劄記

 

“畢竟西湖六月中,風光不與四時同。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今年的六月,我買回一套全新補訂版《孫犁文集》,展卷拜讀,晚風習習的書房中似也飄滿了六月西湖的荷花香——縱觀孫犁的全部作品,晶瑩剔透,醇厚馥鬱,蔚為大觀。這些經過幾十年歷史和時間檢驗的佳作,至今依然熠熠生輝、異彩紛呈。“荷花淀派”的流派風格特色在他的作品中得到集中的體現,質樸清新,風格鮮明。小說追求詩的意境,文筆婉約流暢;散文筆觸細膩,明快自然,於淡淡的客觀描述中包含著濃濃的情致。孫犁作品語言質樸、簡煉、雅致,有一種樸素、單純的美,最能顯示他的氣質和品質。

 

濫觴於五四新文化運動的中國現代文學,在東西方文化浪潮的交匯與激蕩之中,風生水起、雲蒸霞蔚,湧現出一代燦若星河的新文學作家,開啟中國文學現代化的新紀元。孫犁屬於現代文學第二代作家,受惠於五四新文化運動,又私淑魯迅先生。他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重要流派“荷花淀派”的代表人物,這個流派的名稱就是以他的小說《荷花淀》命名。

 

解讀孫犁的藝術風格,宜從他寫作風格形成時期的短篇小說入手。孫犁的短篇小說以其俊秀可人的優美風格,散發著“不蔓不枝,香遠益清,亭亭淨植”(周敦頤《愛蓮說》)的藝術魅力。追尋著這些作品的清新氣息,我們可以看到一個優秀的現實主義作家走向成功之路。他是一位文學大家,也是一位有獨特造詣的風格家。他重為文之法,尤重為文之道;重文章品格,尤重作者人格,贏得了文藝界和廣大讀者的尊敬和愛戴。

 

 

 “誦之流水行雲,聽之金聲玉振,觀之朝霞散綺,講之異繭操絲。”(袁枚《隨園詩話》卷八) 孫犁的短篇小說,令人心馳神往,怡情悅目。他向魯迅、曹雪芹等藝術大師學習,刻劃了生動傳神的人物個性,營造了瑰麗的意境;他深入生活,以平凡細緻的題材寫出了宏富博大的思想內容,寫出了時代特色、地方特色;他從傳統文學和群眾語言中吸取營養,提煉出了豐富生動的、純樸自然的藝術語言;他還向外國作家借鑒藝術經驗,自創出“散文詩式小說”的優美邊緣文體,表現了高超的抒情藝術技巧。

 

袁枚說:“後之人未有不學古人而能為詩者也。然而善學者,得魚忘筌;不善學者,刻舟求劍。”(《隨園詩話》卷二)孫犁就是勤於學習又善於學習的。他深知“味欲其鮮,趣欲其真”是藝術的普遍真理。他的學習不是亦步亦趨,而是善於橫放傑出、標新立異。他因此而創造出了自己鮮明獨特的藝術風格,成為為讀者喜愛的“荷花淀派”文學開創者。

 

孫犁的短篇小說,每一篇章都可以視為一幅畫,連結起來,就組成了一幅描繪時代風雲的長卷。他的作品,大都沒有緊張的戲劇衝突和曲折離奇的情節,它們就像是白洋淀裏的荷花和冀中平原上的莊稼那樣,以清香美麗的花實和新鮮濃鬱的氣息吸引著讀者。從他的一系列的創作中可以看出他“希望向讀者提供一點新鮮的東西,就是希望在藝術園林裏栽培一株新的樹”的藝術追求。(孫犁《論風格》)

 

 

孫犁短篇小說的優美意境,歷來得到讀者交口稱讚。所謂意境,是中國傳統美學的概念,它是由鮮明生動而富於啟示性的境象與深厚而含蓄的意蘊完美融合所形成的統一體。營造清新自然、秀美雋永的意境,是孫犁的創作風格中引人注目的一個方面。孫犁作品基本沿曹雪芹開辟的“性格小說”一路發展,其意境屬於陰柔之美,情韻勝於氣勢,但又並非一味的“婉約”,而是於細緻委婉中寓含著內在的不可征服的剛強之氣。“寓剛健於婀娜之中,行遒勁於婉媚之內。”

 

孫犁作品意境之優美動人,得力於他的細膩抒情的“詩筆”。他寫的短篇小說,雖是小說體裁,但郤像是抒情詩。孫犁說自己很喜歡創造出“詩體小說”的俄國作家普希金,喜歡他“作品裏的那股浪漫主義氣息,詩一樣的調子,和對於美的追求。”(據呂劍《孫犁會見記》)在孫犁筆下,人物性格往往充滿了詩意。他“用的多是彩筆,熱情地把她們推向陽光照射之下,春風吹拂之中。”(孫犁《關於〈山地回憶〉的回憶》)

 

景物描寫也能創造出優美動人的意境。中國傳統文論有“一切景語皆情語”之說,孫犁的寫景也是如此,他總是把寫景與寫人結合起來,借景寫人,在景物描繪中傳達出人物的思想與感情。

 

自然、清新、真實、樸素,是孫犁一貫追求的藝術境界。他的作品沒有虛偽造作,純然是真摯情懷的自然酣暢的流露。他的短篇小說所包含的意境,充盈其間的都是質樸醇厚的情意。他筆下的意境可比作素淡雅緻的中國寫意畫,明顯有別於雕飾妍麗的工筆油畫。它優美婉好而不流連於風花雪月,它清新自然而不失卻迷人的風采。

 

 

孫犁對小說人物形象的塑造,主要借助於白描手法完成。魯迅是現代文壇上最擅長白描的藝術巨匠。孫犁正是師法魯迅先生的。他說:“所謂白描,在寫作上,就是避免浮誇,要求簡練。”(孫犁《文學短論》)孫犁不僅致力於“用頂簡單的描寫,表現出完整的形象”,而且主張白描並非純客觀描摹,要繪出生活的神韻,寫出人物最有個性的特點。他用白描刻劃人物時,不在外形上精雕細刻,而力求傳神。攝取的是人物的“眼睛”,而不計較其“全副的頭髮”。也就是不過多追求形似,而著重於求神似,以致於得其神而忘其形。

 

與簡潔明淨的白描手法相適應,含蓄是孫犁創作風格的一大特色。中國的藝術傳統之一是“簡於象而不簡於意”,他熟諳此道,並曾指出:“凡藝術,皆貴玄遠,求其神韻,不尚膠滯。音樂中之高山流水,弦外之音,繞樑三日,皆此義也。藝術家於生活靜止、凝重之中,能作流動超逸之想,於塵囂市聲之中,得聞天籟,必能增強其藝術的感染力量。”(孫犁《談美》)所以孫犁的小說從來不一瀉無餘,總是有弦外之音、言外之意,誘發讀者的聯想,使讀者在有限中看到無限。含蓄,使他的人物形象更加豐滿,思想更加深刻,性格更加富於神韻與魅力。

 

 

孫犁的文學語言,平易不淺露,秀麗不雕飾,辭淺而義深,言近而旨遠,達到了“極煉如不煉,出色而本色,人籟悉歸於天籟”(劉熙載《藝概·詞曲概》)的境界,其如行雲流水之優美自不待言。

 

清人章學誠《文史通義》中說:“敘事之文,作者之言也,為文為質,惟其所欲,期如其事而已矣;記言之文,則非作者之言也,為文為質,期於適如其人之言,非作者所能自主也。”並主張:“與其文而失實,何如質以傳真也!”文學是用語言塑造形象反映社會生活。其中,語言只是手段,反映現實才是目的。孫犁追求小說的優美意境,但並不堆砌詞藻以求華麗堂煌,始終堅持用“質以傳真”的語言忠實地去寫作。

 

濃厚的抒情味是孫犁短篇小說的基本特色,這些作品往往整篇的調子都是抒情的。他兼取小說與散文詩之長,創造出一種極富表現力的邊緣文體”——它既有詩的凝煉單純、散文的超逸舒放,又有小說的生動情節和典型環境中典型性格的塑造。這種文體可視為繼普希金創造出詩體小說之後的又一項探索。孫犁很得意於以這種文體作為抒情手段,他“以為兼小說與詩歌為一體,實便於感情的抒發盡致。”(孫犁《小說的抒情手法》)

 

這種散文詩式小說的一個顯著特點是單純明淨,頭緒少,不枝蔓,以一條線索貫穿始終。單純又不等於淺顯單薄,單純的內容往往分有多個細緻的層次。短小精緻,是這種散文詩式短篇小說的又一個顯著特色。短小,是含蓄的外在形式,體現著詩的特點。孫犁的小說講究含蓄,因此其篇幅短小而內容豐富,“以一筆藏萬筆”,就像《大風歌》只三句,《易水歌》只兩句,但“其感激悲壯,語短而意益長。”(李東陽《懷麓堂集·雜記卷十》)

 

孫犁善於充分利用散文詩式小說體的特點,採取意念境象反復重現、激情跌宕起伏、有節奏地層層深入的方法來抒情。這種抒情,像詩歌的回環復遝、一唱三嘆,反復吟誦令人蕩胸滌腸;又像散文的姿意縱橫、捲舒自如,令人思接千載。

 

最後,錄入百花文藝出版社2013年版《孫犁文集》首發式上一幅賀聯為本文作結:

耕堂傳家三件事,布衣菽食陋巷。

芸齋著書六字經,愛美向善求真。

 

 

百年荷香 香遠益清 - Jimmy - 掃葉烹茶

 

圖左為孫犁先生的外孫女張璇,右為書聯者

 

 

 

【版權所有,不得轉載】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