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書人家

太平山下掃葉烹茶 維港兩岸書林散步

 
 
 

日志

 
 

緣木求魚 書生誤國  

2013-08-24 00:18:52|  分类: 述而不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緣木求魚 書生誤國 - Jimmy - 掃葉烹茶

 

百無一用是書生!最近看了不少關於汪偽集團的史料,越發有這樣的感慨。網易博友“不默齋主人”高兄日前一篇《“書生誤國語偏工”——讀<幽影錄>,感汪精衛》很有啓發,其文從汪精衛性格特點的角度寫出了他人生悲劇的成因:“性格決定命運這句話在汪精衛的身上得到了很充分的體現,儘管他具有人格魅力、犧牲精神以及出色的才華,但是,他那書生般的性格中的自命清高、多愁善感、偏執自信、多變矛盾造就了他的政治智慧和政治能力的不足。就連權謀、責任、魄力、韌性這些素質,汪精衛也似乎先天不足。”我頗認同,寫作一聯以記其事:

 

飲鴆止渴,帥才子糊塗行狀

首鼠兩端,汪兆銘書生誤國

 

毫無疑問,在中國現代史上汪精衛是最大的“漢奸”,然而他當漢奸的動機卻困擾著研究者。汪是同盟會會員、國民黨元老,年輕時刺殺晚清攝政王而名滿天下,孫中山遺囑也出自其手。投敵前,汪身為國防最高會議副主席、國民黨副總裁、國民參政會議長,可謂聲譽佳、地位隆。因此,其他人做漢奸可歸結為“賣國求榮”,但已經是中國“二當家”的汪精衛也“求榮”,就太費解了。

 

汪精衛當年親自刺殺清攝政王載灃失敗入獄,獄中留下“慷慨歌燕市,從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的名句。革命成功後,不受一官一祿,遊學歐洲。汪又是民國時期有名的美男子和才子,寫得一手好字。私德之高,無可爭議。其與陳壁君的愛情故事,甚至被不少人譽為近代最偉大的愛情故事。他這樣的人,很多人都難以相信他會是一個出賣國家民族利益的人。抗戰初期,汪的抗日決心甚至比蔣介石更大,那時候,汪才是主戰派,蔣介石才是主和派。

 

汪精衛自己在戰爭初期就發表過昂揚的抗日演說:“我們如果個個都願以身殉國,則最後的勝利,必在我們。因為侵略者之所以勇於侵略,無非想佔領我們的土地,奴隸我們的人民,使人民為之服役,土地供其利用。如果侵略的結果,所得的只是滿地屍骸一片瓦礫,那麼侵略有何用處?人人如此,處處如此,侵略者便終於不能不回頭了。”但是後來,蔣成了抗日英雄,汪卻成了賣國賊。不少人說,汪如果死在清朝獄中,一生該何其完美,清譽永存。

 

日本投降之後,過去史料已全部公開,比如汪偽與日方“密約”,以及高陶叛汪故事,正如“西安事變”一樣,已不再是秘史。可惜親歷事件人士的一些所謂“回憶錄”並不可盡信。誠如高兄文中所言,“這些汪偽政權中的舊人皆非泛泛之輩,他們能夠在其中浸淫頗深絕非簡單的利令智昏可以搪塞過去的。而他們在文章內卻極盡所能、自唾其面,如果我們解釋為在特定環境下言不由衷的自保還比較可信。”

 

汪妻陳璧君當年曾自辯道:“重慶統治下的地區,由不得汪先生去賣。南京統治下的地區,是日本人的佔領區,並無寸土是汪先生斷送的,相反只有從敵人手中奪回權利,還有什麼國可賣?汪先生創導和平運動,赤手收回淪陷區,如今完壁歸還國家,不但無罪而且有功。”

 

另外,據史料記載,汪精衛曾言:“我今為薪,君當為釜”(刺殺載灃前對摯友胡漢民語);“君為其易,我任其難!”(與日本議和前對蔣介石語)。他又曾說革命黨人用途有二:一為薪,二為釜,薪投於火,化為灰燼,而釜受煎熬,二者成飯以供眾生之飽食。這兩句話,被一些人認為是理解汪一生行為的鑰匙。【見註釋

 

以上言論,很具有蠱惑性,讓人感歎“卿本佳人,奈何做賊?”的同時,也有人反擊說:“丫本佳人,如何是賊!”事實如何,需要聽其言觀其行,從大量的史料互相參證中撥開雲霧才能探知真相。

 

那他究竟為什麼做漢奸呢?陶恒生先生的《高陶事件始末》,能給我們有益的啟示。 高宗武和陶希聖兩人曾隨汪精衛出逃,和日本人談判,參與籌組汪偽政權。不久他們識破真相,逃到香港,並向媒體曝光“汪日密約”,造成轟動中外的“高陶事件”。陶恒生是陶希聖次子,耗十年之功撰成此書,近年又推出修訂版,敍述了汪精衛附逆及高陶二人迷途知返的來龍去脈。

 

抗戰初期,形勢對中國的確不利,才打一年多,北平、上海、南京、廣州等重鎮相繼淪陷,特別是193810月武漢失守、11月長沙大火,使汪精衛強烈質疑“焦土抗戰”政策,更對抗戰前景喪失信心,萌生“和談”的念頭。

 

判斷中國無力抗衡日本的人其實還有不少。知識界的胡適、陶希聖、張君勱,政界的陳立夫、周佛海、高宗武等都主張忍耐、妥協,形成所謂“低調俱樂部”。胡適把中日戰爭定性為一個中世紀國家同現代化強國的較量,幾無勝算。據楊天石先生考證,七七事變後,他甚至勸蔣介石不惜承認滿洲國以換取和平。

 

當然,低調、主和不等於漢奸,也不意味著必然投敵。胡適旋即出任駐美大使,“做了過河卒子,只能拼命向前”,為抗戰竭盡全力。中國雖大片國土淪喪,卻也迫使日本陷入長期戰爭,武漢會戰期間,其本土僅剩一個近衛師團。國府“以空間換時間”的戰略,總體上成功了。對國際形勢胡適有著清晰的判斷。他認為日本在遠東獨大會引起美國不安,一旦美國參戰,局面將好轉,中國應“苦撐待變”。換言之,不亡國就有救。蔣介石亦認准此點,再困難也堅持。

 

相反,汪精衛對國際形勢缺少敏感,只一味覺得中國陷於孤立,毫無前途。當時汪派過分低估己方(中國)的抗戰決心和能力。汪精衛辯解道:“主戰的目的是什麼呢?為的是國家能夠獨立生存下去。如果能達此目的,和日本言和也不失為一種手段……日軍佔領區日益擴大,重要海港和交通路線大多喪失,財政又日益匾乏,在戰禍中喘息著的四萬萬國民,沉淪于水深火熱的苦難之中。為儘早結束戰爭,我曾多次向蔣委員長進言,要打開談判的大門。”

 

據陶恒生研究,193811月日本政府發表“近衛第二次聲明”,提出“只要國府放棄以往的政策,更換人事組織,日方並不拒之門外”,透露出和談之意,打動了汪精衛。於是,汪方代表梅思平、高宗武和日方代表今井武夫、影佐禎昭在上海商談《日華秘密協定記錄》,大致內容為“尊重中國之主權、撤銷日治外法權、考慮歸還租界、不要求軍費賠償、兩年內完成撤兵”等。

 

按計劃,汪精衛先從重慶飛昆明,日本政府發表和平條件,隨即汪飛河內發表聲明呼應。雲南王龍雲則與川軍將領通電,擁護汪組建新政權。汪精衛等人如法炮製,抵達河內,近衛文麿內閣果然發表第三次聲明,孰料汪翻了半天,居然沒找到“撤兵”字樣。事已至此,龍雲等亦撤回支持,汪轉瞬間進退維谷。

 

事實上,妄圖和近衛文麿內閣和談,表現出汪精衛對日本政治的隔膜。從1920年代起日本政壇持續動盪,政府已管不住軍部,軍部也管不住中下層軍官。當時近衛文麿組閣僅一個多月,本身就處於弱勢,即便簽訂停止協議,軍人也未必聽從。1939年初近衛內閣總辭職,鷹派上臺,看上去很美的“日華協議”遂雞飛蛋打。

 

到這一步,汪精衛仍可全身而退。國民黨撤銷其黨籍,暗中卻勸他轉赴歐洲,不問政事。這是保持名節的最後機會。陶希聖、高宗武亦認為,萬不可到日本人的地盤上去。但周佛海一派力主靠日本扶持。此時,軍統特務暗殺了汪的機要秘書曾仲鳴,此事最終促使他憤而北上。

 

抉擇關頭為泄私憤而置大局於不顧,被情緒左右且頑固到底,足見汪精衛絕非政治家。史家唐德剛先生回憶道:“記得,以前在胡適和雷震兩先生的鼓勵之下,我曾寫過一篇論汪偽長文,曰:《恩怨盡時論汪精衛》。我檢討汪精衛這個詩人才子,誤搞政治,一生犯了‘十大錯誤’。但是他畢竟是早年殉國未死,功在民族的國民黨第一元老。他犯了九次錯誤,我們國家、社會、人民和歷史,都會原諒,讓他有東山再起的機會。可是他的‘第十大錯誤’,犯得太絕了。既犯之後無法回頭,就遺臭萬年了。” 【見註釋

 

汪死後,胡適評價道:“精衛一生吃虧在他以‘烈士’出名,終身不免有‘烈士’情結,他總覺得‘我性命尚不顧,你們還不能相信我嗎?’”胡適的分析很到位。汪精衛晚年的詩詞充斥著自怨自艾,大吐不為世人理解的苦水,其實,這份“委屈”就源於由烈士情結導致的不自知,即對自身能力的高估。

 

當上傀儡的汪精衛內心應是頗為痛苦的。當獲得日本人的許可成立偽政權的時候,汪精衛的一首詩裏面寫到:

 

臥聽鐘聲報夜深,海天殘夢渺難尋。

柁樓欹仄風仍惡,鐙塔微茫月半陰。

良友漸隨千劫盡,神州重見百年沉。

淒然不作零丁歎,檢點平生未盡心。

 

其中看不到欣喜的心情,倒是有文天祥零丁洋之歎,只不過汪精衛和文天祥的歷史地位大相逕庭。

 

汪精衛駕馭不了日本人扶持的幾個偽政權。它們雖名義上隸屬汪偽,但並不受控制。實際上,連自己的幹部汪也無力掌控——陳公博、周佛海都陷入權力鬥爭;後來戴笠檔案解密,顯示周佛海於1943年就找好後路,做了軍統臥底。

 

唐德剛先生評論汪派人士之失,是失在他們的共同“次文化”。這批人士只是一窩清一色的都市小資產階級出身的知識份子;畏首畏尾的中年白面書生。算盤打得太清楚。在英語上叫作calculative,自覺眾睡獨醒,考慮周詳,以一種單純的共同語言,你唱我和,自以為是。殊不知處亂世,當大事,往往都是乘勢而為之的。孟子曰,“有智不如乘勢”,是也。【見註釋

 

汪精衛妄想自我犧牲以救國,而無視政治的齷蹉,陷入魔障還在替魔鬼數錢!因此,所謂曲線救國、烈士情結,不過是自欺欺人,結果是騙不了別人,也害死了自己。陶希聖說:“好比喝毒酒。我喝了一口,死了半截,發覺是毒酒,不喝了。汪喝了一口,發覺是毒酒,索性喝下去。”不知己不知彼、不知國際形勢,最致命的是不知政治,這毒酒汪精衛喝得很無畏。

 

歷史人物是複雜的,汪精衛作為一個優秀的詩人才子和蹩腳政客,最後連墳墓都保不住。對汪的投敵原因我們固然可以有多種揣測和分析,汪投敵之事固然相當令人惋惜,汪的才情固然民國大員沒幾人能比得上,汪固然曾經很帥、年少熱血,早享芳名……然而逢時局紛亂,不惜背叛祖國,最終只能身敗名裂。

 

 

------------------------------

 

【註釋

原話見汪精衛《革命之決心》:“現在四億人民正如饑泣的赤子,正在盼等吃革命之飯。但燒熟米飯所需要的一是薪,二是釜。薪燃燒自己化為灰燼,把自己的熱移給了米,才使生米變成熟飯;釜則默默地忍受水煎火烤。所以革命黨人的角色有二,一作為薪,為薪的人需要奉獻的毅力,甘當作柴薪,化自己為灰燼來煮成革命之飯;二作為釜,為釜的人需要堅韌的耐力,願意把自己當作鍋釜,煎熬自己來煮成革命之飯。”

 

註釋

語出《“高陶事件”始末 國史謎案的一“家”之言》

http://www.people.com.cn/GB/wenhua/1088/2324499.html

 

  评论这张
 
阅读(695)|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