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書人家

太平山下掃葉烹茶 維港兩岸書林散步

 
 
 

日志

 
 

為什麼學習文史哲  

2014-12-25 13:52:23|  分类: 文化雜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主Jimmy按:獲取精神營養的途徑有很多,我喜歡看名人的講演,多半因為氣氛熱烈、內容生動活潑,比研讀大塊頭的學術書籍更加易於接收、理解,似是悶熱午後的涼風,讓人精神為之一振。以下文字摘錄自龍應台一次在臺灣跟法學院的同學談人文素養之演講,原題目《我們為什麼要學習文史哲》。看後覺得受益而且非常認同,乃簡略地抄錄要點於此分享、備考。

 

為什麼學習文史哲 - Jimmy - 讀書人家

 

 

龍應台:我們為什麼要學習文史哲

 

人文是什麼呢?我們可以暫時接受一個非常粗略的分法,就是“文”“史”“哲”,三個大方向。先談談文學,指的是最廣義的文學,包括文學、藝術、美學,廣義的美學。

 

為什麼需要文學?瞭解文學、接近文學,對我們形成價值判斷有什麼關係?如果說,文學有一百種所謂“功能”而我必須選擇一種最重要的,我的答案是:德文有一個很精確的說法,machtsichtbar,意思是“使看不見的東西被看見”。在我自己的體認中,這就是文學跟藝術的最重要、最實質、最核心的一個作用。

 

我想作家也分成三種吧!壞的作家暴露自己的愚昧,好的作家使你看見愚昧,偉大的作家使你看見愚昧的同時認出自己的原型而湧出最深刻的悲憫。這是三個不同層次。

 

文學與藝術使我們看見現實背面更貼近生存本質的一種現實,在這種現實裏,除了理性的深刻以外,還有直覺的對“美”的頓悟。美,也是更貼近生存本質的一種現實。

 

假想有一個湖,湖裏當然有水,湖岸上有一排白楊樹,這一排白楊樹當然是實體的世界,你可以用手去摸,感覺到它樹幹的凹凸的質地。這就是我們平常理性的現實的世界,但事實上有另外一個世界,我們不稱它為“實”,甚至不注意到它的存在。我們通常只活在一個現實裏頭,就是岸上的白楊樹那個層面,手可以摸到、眼睛可以看到的層面,而往往忽略了水裏頭那個“空”的,那個隨時千變萬化的,那個與我們的心靈直接觀照的倒影的層面。

 

文學,只不過就是提醒我們:除了岸上的白楊樹外,有另外一個世界可能更真實存在,就是湖水裏頭那白楊樹的倒影。

 

哲學是什麼?我們為什麼需要哲學?

 

歐洲有一種迷宮,是用樹籬圍成的,非常複雜。你進去了就走不出來。我們每個人的人生處境,當然是一個迷宮,充滿了迷惘和彷徨,沒有人可以告訴你出路何在。就我個人體認而言,哲學就是,我在綠色的迷宮裏找不到出路的時候,晚上降臨,星星出來了,我從迷宮裏抬頭望上看,可以看到滿天的星斗;哲學,就是對於星斗的認識,如果你認識了星座,你就有可能走出迷宮,不為眼前障礙所惑,哲學就是你望著星空所發出來的天問。

 

其實,所謂走出思想的迷宮,走出歷史的迷宮,在西方的的歷史裏頭,已經有特定的名詞,譬如說,“啟蒙”,十八世紀的啟蒙。所謂啟蒙,不過就是在綠色的迷宮裏頭,發覺星空的存在,發出天問,思索出路、走出去。對於我,這就是啟蒙。

 

所以,如果說文學使我們看見水裏白楊樹倒影,那麼哲學,使我們能藉著星光的照亮,摸索的走出迷宮。

 

我把史學放在最後。歷史對於價值判斷的影響,好像非常清楚。對歷史的探索勢必要迫使你回頭去重讀原典,用你現在比較成熟的、參考系比較廣闊的眼光。重讀原典使我對自己變得苛刻起來。這種衡量自己的“苛刻”,我認為其實應該是一個基本條件。我們不可能知道所有前人走過的路,但是對於過去的路有所認識,至少是一個追求。

 

講到這裏我想起艾略特很有名的一篇文學評論,談個人才氣與傳統,強調的也是:每一個個人創作成就必須放在文學譜系裏去評斷才有意義。譜系,就是歷史。然而這個標準對二十世紀的中國人毋寧是困難的,因為長期政治動盪與分裂造成文化的嚴重斷層,我們離我們的原典,我們的譜系,我們的歷史,非常、非常遙遠。

 

素養跟知識有沒有差別?當然有,而且有著極其關鍵的差別。知識是外在於你的東西,是材料、是工具、是可以量化的知識;必須讓知識進入人的認知本體,滲透他的生活與行為,才能稱之為素養。人文素養是在涉獵了文、史、哲學之後,更進一步認識到,這些人文“學”到最後都有一個終極的關懷,對“人”的關懷。脫離了對“人”的關懷,你只能有人文知識,不能有人文素養。

 

一切價值的重估

 

我們今天所碰到的好像是一個“什麼都可以”的時代。從一元價值的時代,進入一個價值多元的時代。但是,事實上,什麼都可以,很可能也就意味著什麼都不可以:你有知道的權利我就失去了隱密的權利;你有掠奪的自由我就失去了不被掠奪的自由。解放不一定意味著真正的自由,而是一種變相的捆綁。而價值的多元是不是代表因此不需要固守價值?我想當然不是的。

 

我們所面臨的絕對不是一個價值放棄的問題,而是一個“一切價值都必須重估”的巨大考驗;一切價值的重估,正好是尼采的一個書名,表示在他的時代有他的困惑。重估價值是多麼艱難的任務,必須是一個成熟的社會,或者說,社會裏頭的人有能力思考、有能力做成熟的價值判斷,才有可能擔負這個任務。

 

這是一場非常“前現代”的談話,但是我想,在我們還沒有屬於自己的“現代”之前,暫時還不必趕湊別人的熱鬧談“後現代”吧!自己的道路,自己走,一步一個腳印。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