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書人家

太平山下掃葉烹茶 維港兩岸書林散步

 
 
 

日志

 
 

《通志堂集》實非納蘭作品全貌  

2015-08-27 18:17:20|  分类: 述而不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志堂集》實非納蘭作品全貌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清人別集叢刊》之一、納蘭性德的《通志堂集》197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影印

 

納蘭性德,原名成德,字容若,號楞伽山人,滿洲正黃旗人。納蘭性德善騎射、好讀書,擅書法、精鑒賞、工詩詞文賦,與朱彝尊、陳維嵩並稱“清詞三大家”。

 

納蘭性德曾著有《側帽集》、《飲水詞》,去世後,他的師友徐乾學、顧貞觀、嚴繩孫、秦松齡等人,將此編成《通志堂集》二十卷,包括賦一卷,詩、詞、文、《淥水亭雜識》各四卷,雜文一卷,附錄二卷。其中有歷史、地理、天文、曆法、佛學、音樂、文學、考證等方面知識,書成於康熙三十年(1691年)。

 

納蘭性德在《淥水亭雜識》和《原詩》、《賦論》中,闡述其文學主張。他強調詩歌應表達真實的性情:“詩乃心聲,性情中事也”,反對明代以來的摹擬風氣:“人必有好奇縋險、伐山通道之事,而後有謝詩;人必有北窗高臥、不肯折腰鄉里小兒之意,而後有陶詩;人必有流離道路,每飯不忘君之心,而後有杜詩;人必有放浪江湖,騎鯨捉月之氣,而後有李詩……今之為唐為宋者,皆偽體也”,“子無問唐也宋也,亦問子之詩安在耳?”(《淥水亭雜識》)在詞的創作方面,他要求內容與形式的完美統一,所謂“言情入微,且音調鏗鏘,自然協律(《與梁藥亭書》)


《通志堂集》中,成就最高的是詞。納蘭詞尊崇五代李後主及北宋諸家,以小令見勝,風格清新婉麗,抒情狀物別開生面,生動自然,不尚雕琢,為清詞一大家。首先值得注意的是邊塞詞,將塞外荒寒風光與思鄉別離之情融為一體。還有他的悼亡詞,為紀念愛妻盧氏而作,五十來首。哀感頑豔,一往情深,正如顧貞觀所說:“容若詞一種淒惋處,令人不能卒讀。”(《納蘭詞評》)清末王國維對納蘭詞推崇備至:“納蘭容若以自然之眼觀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初入中原未染漢人風氣,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來,一人而已。”(《人間詞話》)雖不免過譽,但大致道出了納蘭詞的藝術特質。《通志堂集》中的散文並不出色,詩作雖略勝,卻難以自成名家。

 

《通志堂集》除康熙三十年原刻本外,再無其他刻本。1979年,上海古籍出版社據此影印,收入《清代別集叢刊》,最為常見。納蘭詩詞專集,則有清代張純修刻《飲水詩詞集》五卷,後又有《粵雅堂叢書》本、《萬松山房叢書》本。光緒六年(1880年),許增《榆園叢刻》本《納蘭詞》五卷附補遺一卷,是目前收錄納蘭詞最多的本子,《四部備要》、《叢書集成》、《萬有文庫》及1954年文學古籍刊行社本,均據此本排印。

 

日前讀到張弘先生一九八四年七月二日文《漫話<清人別集叢刊>》,論及《通志堂集》曾被刪削的情況和歷史因由,茲將文中相關段落抄錄於下:

 

  《通志堂集》這部書由納蘭座師徐乾學在作者死後編成,據稱集中詩詞文稿都由納蘭生父明珠和納蘭的友人提供。卷首有徐乾學與納蘭友人之一嚴繩孫康熙三十年寫的序,刊刻年月也約略同時。影印出版的《通志堂集》根據的就是康熙年間的精刻本。此書在道光初年已屬罕見,現在重新問世,在版本上當然頗有權威性。此書搜羅也廣,詩、詞、文賦、書簡、筆記等,都包括在內。但就有一首屬於研究納蘭思想重要材料的長調,《通志堂集》未收。這首詞調寄《瑞鶴仙》,這裏僅錄上片:“馬齒加長矣。枉碌碌乾坤,問汝何事?浮名總如水。判尊前杯酒,一生長醉。殘陽影裏,問歸鴻,歸來也未?且隨緣去住,無心冷眼、華亭鶴唳。”

  原詞題注:“丙辰生日自壽”。丙辰為康熙十五年,納蘭二十二歲,應殿試考中進士,選授了只有八旗子弟才能充任的侍衛。其父明珠因支持平定三藩之亂的決策,大得康熙帝的寵信,正在青雲直上。父貴子榮的納蘭卻在自己生日寫下這樣一首調子低沉的作品,甚至運用“華亭鶴唳”的典故,表現他對官場風險的預感和疑慮,揭示出這位少年貴族詞人內心更本質的東西。無疑,這首詞是分析納蘭思想與創作的重要依據。然而,《通志堂集》裏找不到這首詞,今天只有在光緒六年許增重刻本《納蘭詞》(收入《榆園叢刊》,也稱榆園叢刊本)裏才能看到。

  是不是許增重刻本不足憑信?要是只看版本年月的久遠與否,是很容易得出這樣結論的。但我們知道,納蘭詞生前就有刊行。康熙十七年,他的《飲水詞》與顧貞觀《彈指詞》合刻出版。納蘭死後,與徐乾學在昆山老家編纂《通志堂集》同時,納蘭另一摯友張純修也在揚州編印《飲水詩詞集》,所根據的是顧貞觀提供的稿件,所以情況並不象徐乾學序文自稱的“容若之遺文止此。”至少應該說,納蘭遺著的傳世,有兩個不同的系統。乾、嘉年間又流行過楊芳燦的手抄本和袁蘭的刊本(不足本)。後來道光初年汪仲安輯《納蘭詞》即依據上述各種本子及其他選本。讀過顧貞觀合刻本與袁蘭刊本的趙函,曾推許汪輯本“搜錄無遺”,他的話不會毫無根據。而許增重刻的就是汪仲安的輯本。所以許刻本《納蘭詞》也有自己的版本系統,不是輕易可以否定的。

  唯一的解釋是《通志堂集》有意作了刪略。證之徐乾學之為人,應該說這是情理中事。此人是顧炎武外甥,頗有才學,心術卻不正。平生作為也與乃舅大相徑庭。取得功名後,先投靠巴結以明珠為首的滿洲權貴。拉攏同納蘭的關係就是他手法之一。他贈詩納蘭,甚至表白甘願做明珠家的“掃門人”。但不久他就自立門戶。康熙朝南、北兩黨對峙,他是“南黨”首要人物,羽翼豐滿後,先策動扳倒了“北党”魁首明珠。但不久,他也遭人攻訐,失勢假歸昆山。“北黨”乘機報復,康熙三十年前後,他正遭到傅塔臘、佛倫等人一再彈劾。《通志堂集》的編纂,很大程度是為了緩和與“北黨”的矛盾衝突。在這種情況下,去掉部分“有礙觀瞻”的內容是完全可能的。君不見,納蘭手簡傳世的墨蹟就有三十餘通,結果《通志堂集》一通未收,不正是旁證嗎?

  以上云云,很可能純屬臆斷。不過,至少可以肯定,要研究納蘭的思想與創作,單信了《通志堂集》原刻本年月的邈遠,是不夠的。否則,研究者與讀者心目中的納蘭性德,終究不是完整的歷史形象。


附錄:《通志堂集》序 

《通志堂集》實非納蘭作品全貌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通志堂集》實非納蘭作品全貌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通志堂集》實非納蘭作品全貌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通志堂集》實非納蘭作品全貌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评论这张
 
阅读(281)|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