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書人家

太平山下掃葉烹茶 維港兩岸書林散步

 
 
 

日志

 
 

《傅雷譯文集》初版·精裝本  

2017-01-24 23:45:18|  分类: 書香墨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傅雷譯文集》初版·精裝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書名】傅雷譯文集(精裝全15卷)【出版社】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時間】1981~1985陸續出齊

傅雷先生(1908-1966)是著名翻譯家,譯著宏富,譯文忠實而優美,深受讀者歡迎和稱譽;同時在翻譯有重要的影響。這套譯文集如實地保存了這位前輩翻譯家的畢生勞績。譯文集收錄傅先生全部譯作,有些譯作是重譯本,傅先生說:“以效果而論,翻譯應當像臨畫一樣,所求的不在形似而在神似”;認為“理想的譯文仿佛是原作者的中文寫作”。傅先生就是以這種精益求精的精神來從事翻譯,因此他的譯作以傳神為特色。文集共有15卷,約五百萬言。傅先生傾注盡力最多的兩位作家是巴爾扎克和羅曼·羅蘭,分別有六卷和五卷,排在前面。十五卷的譯文集,目次如下:

第一卷 巴爾扎克:《夏倍上校》《奧諾麗納》《禁治產》《亞爾培·薩伐龍》《高老頭》

第二卷 巴爾扎克:《歐也妮·葛朗台》《於絮爾·彌羅埃》

第三卷 巴爾扎克:《都爾的本堂神甫》《比哀蘭德》《攪水女人》

第四卷 巴爾扎克:《幻滅》

第五卷 巴爾扎克:《貝姨》

第六卷 巴爾扎克:《邦斯舅舅》《賽查?皮羅多盛衰記》

第七~十卷 羅曼·羅蘭:《約翰·克利斯朵夫》

第十一卷 羅曼·羅蘭:《貝多芬傳》《彌蓋朗琪羅傳》《托爾斯泰傳》

第十二卷 服爾德:《老實人》《天真漢》《查第格》 莫羅阿:《服爾德傳》

第十三卷 美:《嘉爾曼》《高龍巴》 莫羅阿:《人生五大問題》《戀愛與犧牲》

第十四卷 《夏洛外傳》 羅素:《幸福之路》 杜哈曼:《文明》 牛頓:《英國繪畫》 文學、音樂及其他譯文

第十五卷 丹納:《藝術哲學》 傅雷傳略及傅雷生平譯著年表


傅雷譯文集初版精裝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傅雷譯文集初版精裝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傅雷譯文集初版精裝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傅雷譯文集初版精裝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傅雷譯文集初版精裝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傅雷譯文集》初版·精裝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傅雷譯文集》初版·精裝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溢記舊書店老闆張先生細心地幫我捆扎好《傅雷譯文集》,又認真工整地用軟筆開具收據一幀。《傅雷譯文集》初版·精裝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附錄的分界線************************************************

【傅雷創作歷程】

1925年9月,傅雷習作短篇小說《夢中》,發表於次年1月《北新周刊》第13、14期。

1926年8月,傅雷寫了短篇小說《回憶的一幕》,發表於次年1月《小說世界》第15卷第4期。

1928年,傅雷到達馬賽港,次日抵巴黎,途中寫《法行通信》15篇(1月2日至2月9日),陸續發表於當年《貢獻旬刊》第1、2卷各期。後為文學家曹聚仁所推重,編入《名家書信集》並且開始留法四年,為學法文,試譯都德的短篇小說和梅里美的《嘉爾曼》,均未投稿。開始受羅曼·羅蘭影響,熱愛音樂。

1929年,傅雷在瑞士萊芒湖畔譯《聖揚喬而夫的傳說》,載於次年出版的《華胥社文藝論集》。是為最初發表的譯作。9月返回巴黎後,就投人休養中開始翻譯的丹納《藝術論》第1編第1章,並撰寫《譯者弁言》,載於《華胥社文藝論集》。

1930年,傅雷撰寫《塞尚》一文,載同年10月《東方雜誌》第27卷,第19號。

1931年,傅雷譯屠格涅夫等散文詩四首,以「小青」、「萼子」等筆名發表於1932年10月至1933年1月的《藝術旬刊》,譯《貝多芬傳》,後應上海《國際譯報》編者之囑,節錄精要,改稱《貝多芬評傳》,刊於該《譯報》1934年第1期。11月與劉海粟合編《世界名畫集》,並為第2集撰寫題為《劉海粟》的序文。由中華書局出版。受聘於上海美術專科學校,任校辦公室主任,兼教美術史及法文。編寫美術史講義,一部分發表於《藝術旬刊》。譯法國Paul Gsell《羅丹藝術論》一書,作為美術講義,未正式出版,僅油印數百份。

1932年,傅雷與留法期間認識的龐薰琹和在上海美專認識的倪貽德,出於對現實的不滿,意欲為改變現狀有所作為結成「決瀾社」,公開發表《決瀾社宣言》。傅雷在《宣言》上籤了名。並與倪貽德合編《藝術旬刊》,由美專出版。9月籌備並主持「決瀾社」第三次畫展,即龐薰琹個人畫展。9月為龐薰琹個人畫展寫短文《薰琹的夢》,刊於同月《藝術旬刊》第1卷第3期。10月譯George Lecomte文章《世紀病》,刊於同月28日《晨報》。10月至次年5月為《時事新報》「星期學燈」專欄,撰寫《現代法國文藝思潮》、《研究文學史的新趨向》、《喬治·蕭伯納評傳》、《從「工部局中國音樂會」說到中國音樂與戲劇底前途》和《現代青年的煩悶》等5文;並翻譯《高爾基文學生涯四十周年》、《精神被威脅了》和《一個意想不到的美國》三篇。為《藝術旬刊》撰寫《現代中國藝術之恐慌》、《文學對於外界現實底追求》等文章四篇;美術史講座十一講:世界文藝動態十八則;以「萼君」、「萼子」、「小青」等筆名譯短詩五首;以「狂且」筆名譯拉洛倏夫谷格言二十六則;以「疾風」筆名譯斐列浦·蘇卜《夏洛外傳》十二章。

1933年,傅雷所譯《夏洛外傳》全書付印,冠有《卷頭語》及《譯者序》。9月以「自己出版社」名義自費出版。9月母親病故。堅決辭去美專職務。

1934年,傅雷撰寫所譯羅曼·羅蘭《米開朗琪羅傳》的《譯者弁言》。全書於次年9月由商務印書館出版。又譯Paul Hazard長文《今日之倫敦》,連載於《國際譯報》1934年第6卷第5、6期。6月將在美專任教時編寫的美術史講義整理、補充為《世界美術名作二十講》(未發表),1985年由香港三聯書店出版。6月《羅曼·羅蘭致譯者書》為所譯《托爾斯泰傳》的代序。全書於次年11月由商務印書館出版。秋與葉常青合辦《時事匯報》周刊,任總編輯。「半夜在印刷所看拼版,是為接觸印刷出版事業之始。3個月後,以經濟虧損而停刊」。

1935年,3月應滕固之請,傅雷去南京「中央古物保管委員會」任編審科科長四個月。以筆名「傅汝霖」編譯《各國文物保管法規彙編》一部。6月由該委員會出版。6月譯《米勒》,作為序文刊於王濟遠選輯的《米勒素描集》(商務印書館出版)。7月撰寫所譯莫羅阿《人生五大問題》的《譯者弁言》。全書於次年3月由商務印書館出版。9月寫《雨果的少年時代》一文,發表於12月出版的《中法大學月刊》第8卷第2期。12月為所譯莫羅阿《戀愛與犧牲》撰寫《譯者序》。全書於次年8月由商務印書館出版。

1936年4月,傅雷譯畢莫羅阿《服爾德傳》,寫有《譯者附識》。由商務印書館出版。

1937年,所譯羅曼·羅蘭《約翰·克利斯朵夫》第1卷由商務印書館出版,冠有《譯者獻詞》。7月應福建省教育廳之約,去福州為「中等學校教師暑期講習班」講美術史大要。

1941年,2月所譯《約翰·克利斯朵夫》第2、3、4卷由商務印書館出版。第2卷冠有《譯者弁言》。

1942年,1月傅雷翻譯英國羅素《幸福之路》,並撰寫《譯者並言》。該書於1947年1月由上海南國出版社出版。3月重譯《貝多芬傳》,並寫《譯者序》,以所撰《貝多芬的作品及其精神》一文作為附錄。全書於1946年4月由上海駱駝書店出版。4月翻譯法國杜哈曼《文明》。

1944年1月傅雷與裘柱常、顧飛、張菊生、葉玉甫、陳叔通、鄧秋枚、高吹萬、秦曼青等共同署名發起在滬舉辦「黃賓虹八秩誕辰書畫展覽會」,並刊印《黃賓虹先生山水畫冊》和《黃賓虹畫展特刊》,特刊上以筆名「移山」,撰寫介紹黃賓虹繪畫之《觀畫答客問》,2月翻譯巴爾扎克《亞爾培·薩伐龍》,1946年5月由駱駝書店出版,4月以筆名「迅雨」寫《論張愛玲小說》,對張愛玲創作的發展趨向提出了精當中肯的批評。文章刊於柯靈所編《萬象》5月號,12月翻譯巴爾扎克《高老頭》,1946年8月由駱駝書店出版。

1945年9月,傅雷與周煦良合編《新語》半月刊,共出五期,因郵局扣發停刊,10月至次年5月分別以「疾風」、「迅雨」、「移山」、「風」、「雷」等筆名,傅雷為《新語》寫文藝政治文章十六篇,翻譯政論兩篇;為《周報》寫政論兩篇;為《民主》寫書評一篇;為《文匯報》寫政論二篇。12月為柯靈主編的《周報》積極提供材料,出版《昆明血案實錄》。

1947年,傅雷「痛改」杜哈曼《文明》的譯稿,並寫《譯者弁言》及《作者略傳》。5月由南國出版社出版。4月翻譯斯諾《美蘇關係檢討》,生活書店以知識出版社名義刊印兩百本。譯者代序《我們對美蘇關係的態度》先連載於4月24、25日《文匯報》。7月寫《所謂反美親蘇》一文,刊於儲安平主編的《觀察》第2卷第24期。

1948年,受英國文化協會之託,翻譯牛頓《英國繪畫》,由商務印書館出版。8月巴爾扎克《歐也妮·葛朗台》譯竣於廬山枯嶺。由三聯書店出版。

1951年,譯畢巴爾扎克《貝姨》,寫有《譯者棄言》。8月由上海平明出版社出版。7月重譯《高老頭》。9月為《高老頭》撰寫《重譯本序》。全書於10月由平明出版社出版。

1952年,2月巴爾扎克《邦斯舅舅》譯畢。5月由平明出版社出版。9月《約翰·克利斯朵夫》重譯本第1冊由平明出版社出版。

1953年,2月《約翰·克利斯朵夫》重譯本第2冊出版。3月《約翰·克利斯朵夫》重譯本第3冊出版。6月《約翰·克利斯朵夫》重譯本第4冊出版。全書出齊。7月譯畢梅里美《嘉爾曼》(附《高龍巴》)。9月由平明出版社出版。

1954年,譯畢巴爾扎克的《夏倍上校》(附《奧諾麗納》、《禁治產》)。3月由平明出版社出版。8月北京召開文學翻譯工作會議,因放不下手頭工作,未參加。所寫長篇書面意見《關於整頓及改善文藝翻譯工作的意見》,列為會議參考文件。8月譯華服爾德《老實人》(附《天真漢》)。次年2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9月20日華東美術家協會為黃賓虹在上海舉辦個人畫展,開幕式座談會上就國畫與西畫問題作一發言。

1955年,2月譯波蘭傑維茨基《關於表達蕭邦作品的一些感想》。3月譯法國Camille Bellaique《莫扎特》中之一節《莫扎特的作品不像他的生活,而像他的靈魂》。4月譯畢巴爾扎克《於絮爾·彌羅埃》。次年11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5月譯羅曼·羅蘭《論莫扎特》。刊於《外國名作曲家研究》第2集。

1956年,寫《蕭邦的少年時代》和《蕭邦的壯年時代》。(未發表)。2月寫關於知識分子文章三篇,發表於《人民日報》和《文匯報》。3月譯畢服爾德《查第格》及其他七個短篇。11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4月下旬參加政協視察團視察郊區農業生產合作社,並於5月執筆寫《第一階段郊區農業生產合作社視察報告》。6月去安徽參觀合肥淮南煤礦、佛子嶺水庫、梅山水庫。執筆寫出《政協上海市委安徽省建設事業參觀團第一組總結報告》。7月為紀念莫扎特誕辰二百周年,寫《獨一無二的藝術家莫扎特》,發表於同年《文藝報》第14期。8月擔任《文匯報》社外編委。11月所寫《與傅聰談音樂》一文,連載於《文匯報》。12月寫《評<春種秋收>》,載於次年《文藝月報》1月號,自當年至翌年7月撰寫有關知識分子問題,整風問題,文藝界出版界問題的文章十二篇,刊於《文匯報》。

1957年元旦《文匯報》載所寫短文《閒話新年》。5月寫《翻譯經驗點滴》,載《文藝報》第10期。

1958年,譯畢巴爾扎克《賽查·皮羅多盛衰記》。6月為所譯《賽查·皮羅多盛衰記》撰寫《譯者序》。全書於 1978年9月作為遺譯,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譯丹納《藝術哲學》,至次年5月譯畢;並撰寫《譯者序》,精選插圖104幅。全書於1963年1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1959年,翻譯巴爾扎克《攪水女人》。1月為《攪水女人》寫《譯者序》。全書於1962年11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1月底抄錄編譯的《音樂筆記》,寄傅聰作學習參考。

1961年,譯畢巴爾扎克《都爾的本堂神甫》、《比哀蘭德》,並撰《譯者序》。全書於1963年1月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1963年,因《高老頭》擬收入「外國文學名著叢書」,特在重譯本基礎上再次重改修訂,並撰寫《譯者序》11頁,譯序於十年浩劫中失散。

1964年,譯完巴爾扎克《幻滅》三部曲,於8月改完謄清寄出,附有《譯者序》,序文佚失於十年浩劫中。該書於1978年3月作為遺譯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1965年,第四次修改並謄寫巴爾扎克《貓兒打球號》。此稿在十年浩劫中失散,迄今未找到。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g5B855.html


 ************************************************附錄的分界線************************************************
 

[轉帖]《傅雷譯文集》的出版歷程

 ■朱守中

     范用先生的《〈傅雷家書〉的出版》(刊《文匯讀書週報》第951號),勾起當年“家書”出版後,在知識界和廣大讀者中引起強烈反響的回憶。一部集輯嚴父慈母給兒子的書信集,能產生如此廣泛而深遠的影響,是許多出版人,可能也包括范用先生所始料未及的。

     大約是時隔二十多年的原因,記憶失准了,範文中有兩處失誤,一為文中說“排除了阻力,《傅雷家書》終於在1983年出版”,實際情況是,《傅雷家書》是19818月刊行第一版;另一處是,《傅雷譯文集》不是安徽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而是安徽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第一版,1984年安徽文藝出版社成立後,《傅雷譯文集》一直由該社再版。

     筆者自1956年即在安徽人民出版社任文藝編輯,自1984年安徽文藝出版社成立後,一直在該社工作,也有幸參與《傅雷譯文集》的策劃、編校等工作,藉此機會簡約地回顧一下《傅雷譯文集》的編輯出版過程。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後,隨著思想戰線上的撥亂反正,解放思想,國內出版界也在有步驟地實行改革,地方出版社不再實行地方化、群眾化、通俗化的“三化”方針,允許一些地方出版社在有條件的情況下出版翻譯外國文學作品。當時安徽省出版局的領導思想解放,視野開闊,提出“出版外國文學作品,起點要高,應該從組織名家名著名譯出版開始”的指導思想。青年編輯江奇湧遵照這一指導思想,先約請中國社科院外文所的多位翻譯家,編選了“外國中篇小說叢刊”等圖書,受到廣大讀者的歡迎。為了進一步開拓選題,江奇湧常與筆者議論,有一次筆者想起如果能將傅雷先生翻譯的“三巨人傳”(彌蓋朗琪羅傳、貝多芬傳、托爾斯泰傳)組織出版,一定會受到讀者的歡迎。

     經領導同意,江奇湧去北京,找到了傅敏先生,交談中傅敏先生希望能出版傅雷先生的全部譯作,江奇湧返回向局領導彙報,經論證同意傅敏先生的要求,並邀請他來合肥進一步商談具體事宜,也請他參觀考察安徽的出版、印製實際能力。後傅敏先生專程來到合肥,由筆者和江奇湧接待;安徽出版局領導會見傅敏先生商定編輯出版《傅雷譯文集》的具體事項,傅敏先生參觀考察了安徽新華印刷廠。為了做好“傅譯”的出版工作,安徽出版局成立了一個編校小組,筆者也忝列其中;決定請一家造紙廠為《傅雷譯文集》製造專用紙,以保證十五卷“傅譯”紙質、紙色保持一致;要求承印的省新華印刷廠組織技術好的員工排字,製版,選一位經驗豐富的老師傅在改版時,按照傅雷先生生前對其譯作出版時所嚴格要求的一樣,逐一改正不合規格的標點符號排法。在《傅雷譯文集》共十五卷、歷時數載的出版過程中,安徽出版界在編校、印製和紙張供應等方面,嚴格要求,一絲不苟,使得國內第一部以翻譯家名義出版的譯文集能夠高品質地完成。

     傅雷先生的人格精神和譯筆優雅,是有口皆碑的。所以,當譯文集編選的消息傳出後,國內許多著名學者都給予巨大的關心和支持。正如《〈傅雷譯文集〉出版說明》所言:“本譯文集由傅雷先生的家屬編定。傅雷先生的兩位老友錢鍾書先生和龐薰先生參加意見;傅譯的愛好者羅新璋同志校讀全書,攝影家陳岱宗同志翻拍插圖;三聯書店范用同志對全書的出版工作提出許多寶貴意見……”

     《傅雷家書》於19818月,《傅雷譯文集》(第一卷)於19819月先後問世,真是珠聯璧合,為新時期出版史上的一段佳話,也是對傅雷先生最好的告慰。

 

(摘自《文匯讀書週報》,題目稍加改動)

http://stph.com.cn/MYBBS/Announce/announce.asp?BoardID=10&ID=18005&ac=pre&rd=10428&p=96&RootID=11055

 

 

安徽人民出版社《傅雷譯文集》

百度雲網盤資源——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705922384&uk=3727553201#path=%252F%25E6%2596%2587%25E5%25AD%25A6%25E9%2598%2585%25E8%25AF%25BB%252F%25E5%25AE%2589%25E5%25BE%25BD%25E4%25BA%25BA%25E6%25B0%2591%25E5%2587%25BA%25E7%2589%2588%25E7%25A4%25BE%25C2%25B7%25E5%2582%2585%25E9%259B%25B7%25E8%25AF%2591%25E6%2596%2587%25E9%259B%2586

 

蘊真閣主人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