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讀書人家

太平山下掃葉烹茶 維港兩岸書林散步

 
 
 

日志

 
 

東坡樂府箋(典藏本)  

2017-03-09 12:30:08|  分类: 書香墨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東坡樂府箋(典藏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東坡先生詞作足本,清末朱孝臧編年,近代詞學大家龍榆生校箋。已有中國古典文學叢書版平裝書,於商務印書館見此典藏版,愛不釋手,乃再收一冊!經比對內文,典藏版係重新排版印製。


 東坡樂府箋(典藏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東坡樂府箋(典藏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作者:[] 蘇軾 [] 朱孝臧 編年 龍榆生 校箋

出版社:上海古籍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606

次:1

數:520

數:310000

印刷時間:20160601

本:大32

張:膠版紙

次:1

裝:精裝

是否套裝:否

國際標準書號ISBN9787532579808

叢書名:中國古典文學叢書

所屬分類:圖書>古籍>集部>別集類

 

值上海古籍出版社建社60周年之際,《中國古典文學叢書》典藏版首批推出四種足以代表中國古典文學最高成就和古籍整理最高水準的李白、杜甫詩和蘇軾、辛棄疾詞。謹此紀念為古籍整理作出貢獻的前輩。蘇東坡是我國文學著名的詞人,歷來受到研究者和愛好者的極大關注。《東坡樂府箋》由清代著名學者朱孝臧編年校注,近代詞學大師龍榆生作箋,堪稱是整理力量為強大的一個蘇詞全本,具有極高的價值。今推出典藏版,頗具收藏價值。

 

本書書首彙集《東坡先生墓誌銘》、東坡詞評等蘇軾研究相關材料。正文部分包括本文、校記、朱孝臧注、龍榆生箋等內容。蘇詞本身之優美精彩固不必說,朱、龍二位大家的箋注考證詳實、注解精到,無論對於學者研究,還是愛好者的閱讀欣賞,都能起到極大的作用,可謂為蘇詞錦上添花。書末附有篇名索引,可使讀者輕鬆找到自己需要的篇目。

 

 東坡樂府箋(典藏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東坡樂府箋(典藏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東坡樂府箋(典藏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東坡樂府箋(典藏本) - 蘊真閣主人 - 讀書人家
 

 

 

東坡樂府箋序 徐培均

先師龍榆生教授是舉世公認的詞學大師,早年所著唐宋名家詞選、晚年所著詞學十講,皆廣為流傳,一印再印。特別是前者,自一九三四年由上海開明書店付梓後,迄今在祖國大陸及香港不斷再版,共約二十次之多。唯其東坡樂府箋,自一九三六年由商務印書館以線裝二冊排印問世以後,在大陸僅印過一次,在臺灣也僅印過三次,且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大陸讀者都難得一見,以致治東坡詞者,一卷難求,實在令人憾悵。

可是現在好了,在出版界素負盛名的上海古籍出版社即將推出龍先生東坡樂府箋的新式標點本,這無疑是當代詞壇的一件盛事!

在此書付印之前,上海古籍出版社朱懷春同志約我撰寫一篇序。我覺得通常是長輩為晚輩寫序,很少有晚輩為長輩作序的先例;而弟子為老師作序則更少見。因此婉謝再三,遲遲不敢動筆。可是懷春同志堅執不允,並說:‘你是最適合寫這篇序的人選。’實在推辭不了,只好勉為其難,誠惶誠恐,說說我跟龍先生學詞的一些體會,藉以告慰先生的在天之靈,並就教於方家。

先生治詞,不像今天流行的那樣多重‘體制外的研究’。他既談詞人的風格、詞史的演進、詞與時代之關係,而更重‘體制內的研究’。他對詞這種特殊的藝術形式,獨具隻眼,別有會心。由於善於倚聲填詞,因此論詞時常言人之所不能言,不像有些人那樣誇誇其談,卻只是‘隔靴搔癢’。在講授作品時,他多從音樂性入手,解剖詞的藝術結構和抒情功能。如在講授詞學十講時,他便開宗明義地說:‘詞不稱“作”,而稱“填”,因為它受到聲律的嚴格約束,不像散文可以自由抒寫。它的每一曲調都有固定形式,而這種特殊形式,是經過音樂的陶冶,在句讀和韻位上都和樂曲的節拍恰相諧會,有它整體的結構,不容任意破壞的。’〔一〕接著,先生便沿著音樂性這根主線,講解詞是怎樣從唐人近體詩演化為曲子詞、詞中的四聲陰陽、詞中韻位的疏密與表情的關係以及‘領格字’的安排與妙用等等,並結合具體作品,作層層深入、細緻入微的分析。一九五七年東坡樂府箋重版時,先生仍以音樂性作為指導思想,在此書‘序論’中說:‘一般所說的詞,宋人也把它叫做樂府。它是依據唐宋以來新興曲調從而創作的新體詩,是音樂語言和文學語言緊密結合的特種藝術形式。這種“倚聲填詞”的新形式,從唐五代以迄北宋仁宗朝的作家柳永,積累了許多的經驗,把長短句的新體詩完全音樂化了。’那麼,曾被李清照譏為‘長短不葺之詩’的東坡詞,是否有音樂性呢?對此,先生發表了非常辯證的看法。他說:‘所謂“橫放傑出”、自是曲中“縛不住”的東坡詞,不等於說他全不講音樂。’他既肯定東坡詞中不乏音樂性很強的作品,又說東坡能自歌陽關曲,並以此曲與王維的渭城曲逐字對勘,細辨平仄,覺得連四聲都不肯輕易出入。正由於掌握音樂性這把尺子,先生在箋東坡樂府時,才能明辨何者為詩,何者為詞。如剛纔提到的陽關曲,從形式上看,與平起格的七言絕句相似;而瑞鷓鴣(城頭月落尚啼烏)這首詞,則似七言八句的律詩,因此從宋代施元之開始,至清代王文誥,都把它當作詩收入東坡詩集。直到朱祖謀的東坡樂府和先生的東坡樂府箋,纔確定二者為詞。

然而對東坡樂府中格律不嚴的問題,先生也不諱言。但他認為這正是東坡對發展詞體的一大貢獻。他說:‘東坡詞既以開拓心胸為務,擺脫聲律束縛,遂於一代詞壇上,廣開方便法門。’〔二〕至此,這被視為豔科的小詞,便能‘無意不可入,無事不可言’〔三〕,詞境日益拓展,衝破了倚紅偎翠的局限,可以用來反映個人的政治理想,描寫祖國的山川風物。而傷今、弔古、狩獵、悼亡、贈友、懷鄉等等題材,在東坡樂府中更是屢見不鮮。因此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這樣評價蘇軾:‘詞自晚唐五代以來,以清切婉麗為宗,至柳永而一變,如詩家之有白居易;至蘇軾而又一變,如詩家之有韓愈,遂開南宋辛棄疾等一派。’這一派在詞史上通常稱之為豪放派,如明人張綖詩餘圖譜凡例雲:‘詞體大略有二: 一體婉約,一體豪放。婉約者欲其詞情醖藉,豪放者欲其氣象恢弘,蓋亦存乎其人,如秦少遊之作,多是婉約;蘇子瞻之作,多是豪放。’雖然人們多稱蘇軾為豪放派詞人,但龍師榆生卻不這樣認為。他說:‘坡詞雖有時清麗舒徐,有時橫放傑出,而其全部風格,當以近代詞家王鵬運拈出“清雄”二字,最為恰當。’〔四〕在合論蘇辛風格時又指出:‘辛以豪壯,蘇以清雄,同源異流,亦未容相提並論。’〔五〕細玩‘清雄’二字,蓋指蘇詞既有清麗、清切、清婉、清華、清雅、清曠的一面,也有雄放、雄豪、雄俊、雄壯、雄奇的一面;而二者又常常交相融會,難以截然分開。以‘清雄’二字定格蘇詞,這就避免了後世將豪放詞引入粗豪叫囂的歧途,保持了詞這種文體‘情韻兼勝’的藝術特色。

先生之所以以‘清雄’定格蘇詞,蓋出於剛柔相濟的考慮。晚清馮煦在為朱祖謀(一名孝臧,號彊村)東坡樂府作序時指出:‘世第以“豪放”目之,非知蘇辛者也……詞有二派,曰剛與柔。毗剛者斥溫厚為妖冶,毗柔者目縱軼為粗獷,而東坡剛亦不吐,柔亦不茹。纏綿芳悱,樹秦柳之前旃;空靈動盪,導姜張之大輅。’即以一向被稱為豪放詞的傑出代表作念奴嬌赤壁懷古而言,其中既有‘大江東去’一瀉千里的豪邁氣勢,也有‘江山如畫,一時多少豪傑’的深沉惋歎;既有‘公瑾當年,小喬初嫁了’的綽約風姿,也有詞人自己‘早生華髮’的對影自憐。奇思壯彩,深情苦調,相互交織,變幻無端。說它豪放,有之而不儘然;說它婉約,藏之卻不外露。若以‘清雄’許之,庶幾得之。在我看來,所謂‘清雄’,恰如有的學者所說,‘實際上就是對於“陰柔之美”和“陽剛之美”這兩個互相矛盾的風格之間既對立又統一的辯證關係的形象說明’〔六〕。其原乃在於‘剛柔相濟’,‘剛亦不吐,柔亦不茹也’。

先生雖然在國步艱難、世事蜩螗之際,政治上走過一點彎路,但他愛國之心始終未泯。即使在汪偽時期,也曾於一九四四年暑假中與張東蓀、許寶騤等進步人士,密謀策動偽軍郝鵬舉向我軍投誠〔七〕。他的治詞,也有從愛國思想出發的。一九三七年編著唐五代宋詞選時,他就曾在導言中說過:‘為了時代的關係和顧及讀者方面的程度,特從各家的全集裏提取“聲情並茂”而又較易理解的作品,並且側重所謂豪放一派,目的是想借這個最富於音樂性而感人最深的歌詞來陶冶青年們的性靈,激揚青年們的志氣,砥礪青年們的情操,一方面對於這種聲調組織,得著相當的修養訓練,可以進一步去創造一種宜於現代的新體歌詞。’〔八〕這裏標舉‘豪放一派’,乃是為了抗日的需要,‘激揚青年們的志氣’,與日寇作鬥爭,與往日單純的評東坡詞的藝術特色並非出於同一想法。

在東坡樂府中,固然多‘隨物賦形’之作,‘嬉笑怒駡之詞’,‘不自緣飾’,行文自然。但由於蘇軾博覽群書,淹通經史,也不免受到當時風氣的影響,或以文字為詩,或以議論為詞。清人周濟就曾說過:‘東坡每事俱不十分用力,古文書畫皆爾,詞亦爾。’〔九〕所謂‘事’,乃指事典。事典中既有古典,含典章文物、辭語出處等等;亦有今典,則包括當代有關的人和事。事典也稱故實、典實。用事典的作品,可以豐富其信息量,啟發讀者的聯想。因此宋人常以之作為詞的一項審美標準,如李清照詞論批評秦觀詞時就說:‘秦即專主情致,而少故實,譬如貧家美女,雖極妍麗豐逸,而終乏富貴態。’蘇軾則不然,其詞常多故實,如上引之念奴嬌赤壁懷古,多用三國事。而洞仙歌則就蜀主孟昶與花蕊夫人納涼摩訶池上故事敷衍而成。其水龍吟贈趙晦之吹笛侍兒、賀新郎(乳燕飛華屋)等,也都有本事,有待於考覈。此類甚多,若不通過箋注,就難以讀懂。因此為東坡樂府作箋,就很有必要了。龍師是全面箋注東坡樂府的第一人,有開創之功,值得治詞者好好學習,並永遠紀念。

我們說先生此舉有開創之功,當然不是絕對的。準確地說,這本著作應是有所繼承,也有所發展,謂之‘開創’,只是就其箋注的全面性而言。先生在此書後記中談到它的來歷:‘曩從上虞羅子經先生假得南陵徐氏舊鈔傅榦注坡詞殘本,取校毛氏汲古閣本、王氏四印齋影元延祐本、朱氏彊村叢書編年本,時有勝義,而所注典實,多不標出原書,因博稽群籍,更依朱本編年,作為此箋。’也就是說,先生主要是在宋人傅榦注坡詞和晚清朱祖謀彊村叢書本的基礎上完成他的箋注的。既成之後,請他的好友夏承燾校證。夏氏提了一些意見,並為之作序,曰:‘榆生此箋,繁徵博稽,十倍舊編,東坡功臣,無俟乎揚贊。’先生前輩同鄉夏敬觀也為之作序,認為東坡詩前人多有編年箋注,‘獨其詞別本單行,未有從事編注者。歸安朱漚尹侍郎(祖謀)始為之校訂編年,刊之彊村叢書中。吾友萬載龍君榆生……複取漚尹所編本,考證箋注,精覈詳博,靡溢靡遺。’以上二序,可謂真知先生者。

現在先生遺著得以再版,予不敏,得以濫竽充數,為此贅言,非敢稱序,權作生芻,以為清酌之奠。先生泉下有知,能予指正否?

門人徐培均丙戌清明於海上歲寒居。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